本文刊於第32期好讀周報

巧巧:就是要和網友約會
巧巧的交友情況,常令身旁關心她的 大人捏把冷汗。巧巧,從小學開始接觸網路遊戲,接著在遊戲中和玩家聊天,再轉移到聊天室、即時通,國中後開始和異性網友會面。無數次因交網友問題和媽媽爭吵,即便媽媽如何勸說、責罵,巧巧幾乎是不顧一切的、執意要赴網友的約。
為了巧巧的安全,媽媽會妥協讓巧巧去赴約,但媽媽同時堅持要陪伴在旁。幾次後,巧巧為了不讓媽媽跟隨,就開始隱瞞說謊。媽媽為此經常憂心落淚。


媽媽:巧巧今夜沒有回家
我和巧巧有良好的信任關係,她信任我,會把她交網友的狀況告訴我。
諮商初期,聽她的描述後,認為巧巧是缺乏對網路交友陷阱的認識,所以就和她一同討論交網友的好壞和風險。巧巧在討論時表現雖理性,卻無法抗拒網路交友的誘惑。事情愈演愈烈,巧巧有天一晚沒回家,第二天,媽媽緊急安排來見我。
傷心的媽媽哭坐在沙發上,哽咽說巧巧沒回家、電話不通。看著憂心如焚的巧媽,想知道孩子現在在哪、是否安全…我想到了聖經中《浪子的故事》,我述說給巧媽聽,試圖給巧媽一些正面的力量…。
「看到妳回家 媽媽安心了」巧媽,處理得很好
我說:「巧媽,巧巧現在就像是浪子一樣,我們愛她、關心她,但她執意要做一段時間的浪子,相信有一天,這浪子一定會想起真正愛她的人,到那天,她會回頭的,我們再耐心的等待。」巧媽帶著比剛來時多一些些的信心回去了。 回家後沒多久,媽媽來了電話:「巧巧回家了,她說昨天超過門禁時間,因為怕被罵,就不敢回來。我沒有罵她,只對她說:『看到你回家,媽媽就安心了!』」我說:「巧媽,你處理得很好。下次見面時,我們再深入談談。」


「一.定.有.原.因。」
老師,陪妳找原因和巧巧見面前,我決定這次要引領我們的諮商談話更進一步。巧巧坐在諮商室內,瞪著我,彼此沉默了一會。打破沉默的是我:「我想了很久,我想:一.定.有.原.因。」巧巧眼睛比原來瞪得更大,有些疑惑。我再說:「交網友這事, 一.定.有.原.因。」她懂了,點點頭。
我再說得更多一些:「網路交友風險,你很清楚。你一夜沒回家,媽媽沒吃沒睡,你也知道。
我想,這些你都知道,只是你仍然選擇去做,一定有原因。你願意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原因嗎?」

「同學沒有對我友善的⋯」 巧巧,流下了眼淚
巧巧點點頭。她第一句話說:「學校的朋友,我沒辦法交。」我說:「嗯,你可以再多說一點,讓我可以更瞭解嗎?」巧巧說:「我並沒有做什麼惹同學不高興的事,為什麼七年級開學第一天,我以前的小學同學
就對大家大聲說:『她小學成績是班上倒數第一名!』。從此我就被取笑是「上啟智班的」、是
「沒藥可救的」…,同學沒有一個對我友善的。我在班上幾乎像「隱性人」或「空氣」一樣。」
巧巧眼眶紅了,眼淚從眼角流下:「我小學五、六年級時,被同學欺負,他們關我廁所、在網路上亂傳我的謠言,還說我是援交妹,這些我都沒有和媽媽說。
我以為上國中後,我的人際關係會好一些,可是沒有…」
停頓了一會,巧巧說:「我不相信學校同學,但我需要朋友,網路的朋友可陪我聊天。」

「媽囉嗦,是關心我」巧巧,說出真心話
我說:「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原來之前儘管你瞭解網路交友的風險,你仍然甘願冒這樣的風險,是因為你在學校生活中交不到朋友,而且你的交友信心被擊毀了。你願讓媽媽知道這些嗎?」
巧巧說:「有時我覺得我媽很囉嗦,可是我知道她是關心我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讓她知道。」


「從那跌倒,就從那站起」巧巧,準備好回頭⋯
我對巧巧提出一個「邀請」(也可說是挑戰):「交網友對你來說是好是壞,我現在不做判斷。不過,同學造成的傷害,我可以陪伴你,我們一起來面對,你願意嗎?」
巧巧微笑看著我:「你的意思是說:『從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我回答她:「對啦!就是這樣!」 巧巧點點頭。浪子準備好要回頭了。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