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5_200115.jpg

 

前幾天打開新聞看見:「校高中生集體霸凌,暴力行徑貼網」,內容是:影音網站上又出現校園霸凌畫面,十五個學生拳打腳踢打同學,還拿椅子砸,圍觀同學沒有制止還拍下畫面在網路上散佈----。心中滿是難過和心疼,我們的孩子到底是怎麼了?而本週剛好是「教室裡的惡魔」一新書出版了,由平安文化出版,作者為日本臨床心理師,而筆者為本書導讀作者,就台灣校園霸凌事件,做深入的省思,以下為導讀全文,和讀者們一起來關心探討:

 

校園霸凌問題,不只在日本,在台灣也常發生!

  「細菌來了,趕快走…唉唷!好噁…大家不要踫他的東西!書..髒耶!作業本..有細菌…還有座位…,碰了會傳染的…。不准靠近我們,給我閃開…。各位同學,他碰過的東西都要消毒,不然就死定了!」幾個帶頭的在那邊加油添醋,另外幾個在旁敲邊鼓,其他的人或冷眼旁觀、或不知所措。

  唯獨「他」孤立無援地被眾人消遣著!不只一天,是一學期、一年、兩年----。辱罵的語言,加上鄙視嘲笑的眼神。這位被霸凌的同學,起初是很生氣,和同學反駁爭辯,後來不爭辯了,在校變得沉默寡言,在家經常對父母發脾氣。漸漸地,缺課請假次數增多,最後不去上學了,醫生說他得了「憂鬱症」。

      這就是霸凌問題!它不只發生在日本,也發生在我們台灣。

      如果有人問:「在書中,日本諮商心理師所提的校園霸凌問題,在台灣不會這麼嚴重吧!就算有,也應屬於偶發的個案。」我不同意這樣的說法:「不!大家會有這樣的印象,可能是由於這一兩年才比較重視,比較宣導霸凌問題吧!事實上,校園霸凌問題存在已久,很多學生都知道自己班上哪個同學被「公幹」了。因此,不難從他們口中聽到某某某又被…」

       被公幹的同學,往往變成大家惡整的對象,久而久之,他被霸凌變成是理所當然,也是罪有應得的。最常聽見的對象包括:人際技巧不好( 白目、不懂察顏觀色)、外貌(長得醜、肥胖、恐龍妹、娘娘腔)、成績不好(上啟智班、資源班)----。

      這讓我想到諮商的一位個案,他是國中女生,在班上成為同學言語霸凌的對象。她曾哭述說:「我並沒有做什麼惹同學不高興的事,為什麼開學第一天,班上一位曾與我是小學同學,就對大家大聲說:『她小學成績是班上倒數第一名!』。從此我就被取笑是「上啟智班的」、是「沒藥可救的」----,同學沒有一個對我是友善的。」這位女生從此被孤立了,她形容自己在班上幾乎像是「隱性人」或「空氣」一樣。她很羡慕其他同學成群結伴,卻沒有人願意理她。當上課要分組活動時,她永遠是落單的,從開學到學年結束都是如此。後來她告訴我:「現在我不是班上最被討厭的人了!他們有了新的霸凌對象,因為她長的胖,所以被取了外號叫「肥油」。她的遭遇跟我以前一樣,桌上的東西無故失蹤、書包被倒入莫明其妙的液體、離開教室回來發現自己的桌椅被踢開----;今天上理化課時,老師談到油、脂肪,全班都看著她大笑。我看得出她很生氣,可是我也跟著大家一起笑她,這也許能幫我自己從原來被公幹的對象中解脫吧!…」從她說話的神情中,我看到了當她面對班上霸凌時,內心的掙扎、矛盾與無奈。


受害者可能變成加害者

  本書作者再三強調:「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加害人,也都可能成為被害人。」這點是值得我們特別注意的,也是我們需要進一步瞭解的,尤其是受害者可能會變成加害者。按照我們的想法,一個人若身受同學欺負之苦,應該更有同情心站在護衛「弱者」一方。然而,大多數的情況卻非如此,似乎有一種「媳婦熬成婆」的心態,從受害者反而變成加害者。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們先來看看小草的例子,就能比較瞭解。

  小草是國二男生的個案,由媽媽帶來中心求助的。媽媽抱怨孩子上了國二後交了很多壞朋友,常常在放學後跟他們混在一起。我招呼他進到諮商室,他一付酷酷的樣子:「我跟你講...我才不想來…都是我那機車的媽媽,他強迫我來的…」。他故意裝的很「江湖味」的樣子,但是仍然看的出來他的稚氣與善良本性。經過幾次的會談,他終於告訴我他為何跟那群「壞」朋友在一起的原因:「我上國一時,原本也很單純!有一次我上厠所時,看到有人在裡面抽煙,我只是好奇多看他們一眼,他們就嗆我『看撒洨!』,接著就給我一個耳光。我害怕地想逃回去,他們卻堵在門口,記我的班級與名字。我不想告訴他們,他們就把我圍起來,接著拳打腳踢…還警告我若敢去告的話,小心對我不利…」。小草回去後,媽媽曾問他為何臉部受傷,他不敢說實話,僅淡淡地表示是不小心撞到跌倒受傷了。「後來幾天,我都很害怕去學校,因為我擔心他們會再來找我麻煩。一天又一天…我覺得在學校很沒有安全感…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如果加入他們,不是又有人罩你,又有人跟你玩,不就不用擔心了嗎?」小草就這樣,加入了他們一夥人。在加入不久後,也從受害者變成了加害者,第一次聯手打了同學。


  校園的不安全感,使孩子覺得大人無法保護他們,他們需要自力救濟。漸漸地,他們嚐到了「人多勢眾」的好處,也體驗了「拳頭」的力量,因此就從受害者轉身一變,成為不折不扣的加害者。


負向管教」是霸凌問題真正的推手

    筆者在校園駐校心理諮商時,記得某國中輔導室曾轉介一名在校園內,被十幾位同學圍毆打成骨折的一位學生。該受害學生被圍毆的原因是:他曾挺身替幾位被打的同學向一群霸凌學生嗆聲。令人驚訝的是,在這一群圍毆他的同學中,有幾位是受害學生平日的好友!

  當我為這名學生作心理評估時,我問學校輔導老師:「這一群霸凌的同學,是否是缺乏愛、低成就的孩子?」。老師回答:「是的!帶頭的幾位學生,在校成績都不好,並且平常過得生活幾乎像孤兒一樣,少有家人理他們。」

  在霸凌事件中,問題背後真正的推手是誰? 我認為關愛及管教孩子的方式,扮演重要的因素。因為孩子們會複製大人負向管教的行為模式,如:肢體暴力、語言傷害、冷漠忽略、高壓權威、無理要求----,並且在同儕之間如法泡製表現出來。因此,當我們在看待校園霸凌事件時,除了宣導霸凌的防治外,推動溫馨家庭、友善校園才是根本解決之道。教育部近年來所推動的「正向管教」,若能真正地落實在親職教育、教師班級經營及校長治校,對創造一個尊重友善的環境會有助益。這樣的環境提供給孩子正面的典範,進而必有助於培養自我負責、自我反思的學生,對於杜絕和預防校園霸凌問題,也必有深入的影響。

  因此,從團體動力來看,強勢勢力所做的事,有時候是被認同和默許的,在台灣的校園霸凌也是如此。 所以大人如果能深入地理解和洞悉加害人和被害人,就可以在介入處理時,避免嚴厲批判及指責,而是以接納、整合且多元觀點,作積極正面地協助。


霸凌問題解決之道:「教育」!

  「霸凌問題可以解決!」這是本書帶給學生、家長和學校的好消息。倘若學生、家長、學校能積極面對這個問題,最後獲益者必然會利及「加害者」和「受害者」。因為他們可以從面對的過程中,學習到正確的價值觀、人際相處的技巧、情緒的管理等等。 本書第一章,作者針對霸凌問題如何獲得成功解決,舉出諮商案例作一完整深入的呈現。

  因此,校園霸凌問題必需以「教育」觀點,作為處遇的目的和手段,而不是「定罪」和「刑罰」。在國內,筆者常聽到許多老師家長,在處理學生霸凌問題時,用威權訓導的方式處罰犯錯的孩子,使他們心生怨恨,除可能煽動更多的人加入霸凌行列外,其手段也更是變本加厲。這樣的結果,反而讓被害者生活在恐慌當中,未來被威嚇時更不敢請求大人的協助。 

      國一的小浩,有一次因被父母發現有偷竊行為,才揭開了小浩在學校「被強迫」送東西、送錢給同學。事情是這樣的:起初班上兩三位強勢的同學提議玩「交換禮物」遊戲,小浩為了能交到朋友也加入了。小浩加入後,帶頭的同學將遊戲規則改變成:大夥列出禮物清單,指定小浩必須按照清單送禮物給他們。小浩第一次被要求送禮物時,心想:「這樣一來,同學就會願意把我當朋友了。」所以就遵照同學所列的清單送禮給他們。一次兩次,清單的項目越來越多、禮物的金額越來越高,同學人數也越來越多,大家絞盡腦汁在想自己還缺少什麼,最後甚至在清單中出現了「現鈔」,「交換禮物」成為變相的「勒索」!小浩漸漸無力應付同學的需索,但是想到若拒絕同學,同學會拍桌子、瞪著說:「不--行!」,也會威脅地說:「走吧!他要不給,我們大家都不要理他。」因此,小浩擔心自己被孤立的下場,也害怕同學的冷嘲熱諷、言語挑釁,所以「送禮物」是最後的浮木吧!

  然而,當小浩父母知道這一切的問題後,第一時間就告訴老師。老師的處理步驟是:(一)將有參與的同學集合起來(二)嚴厲的斥責他們(三)要求他們寫道歉函給小浩和他的父母,內容必須舉出自己做了那些錯誤的行為,並要為自己的錯誤行為向小浩和父母道歉(四)將小浩過去送給他們的東西一一清還(五)懲戒他們每人兩支警告。這樣的處遇方式,忽略了小浩和同學微妙關係與心理狀態,最後霸凌事件就此落幕嗎?當然不!小浩心中的恐懼更加深,極害怕上學,覺得只要待在學校的一天,就會有不可預科的事發生。果然,霸凌的同學在老師不注意時,展開下一波的報復行動,因為小浩又多了一項罪名,叫作:「 抓扒仔」----。

       因此我們要問:「當霸凌問題浮現時,當如何適宜的面對,才能真正的解決呢?」作者所提的原則和步驟,乃根基於「教育」原則,一方面重視受害者身心的保護,且針對他們的創傷安排心理治療;同時,也積極關心加害者,針對其不當行為進行輔導,使他們不再重複霸凌行為。


升預防霸凌問題的敏感度

       本書第二章,作者剖析了九個實際案例,深刻地描述孩子身陷無知的遊戲中。這些案例,不但有助於讀者深入認識校園霸凌現象,也能提高我們對周遭誤入歧途孩子的敏感度,以至於在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就能即時的介入處理,糾正引導他們回到正確的人際關係軌道中。

     「其實校園霸凌事件,很多老師都不知道!」這是筆者所諮商的學生親口透露的。「即使老師有些風聲,進而質問雙方,但是被霸凌的同學,不論是口才、勢力、膽量…,往往處於弱勢,結果大都是不了了之…以至於『強者更強、弱者愈弱』。」

  這就是為何受害者到最後會被逼到死角,會在忍無可忍之下來個大反撲,用強烈的手段自傷或傷人,或出現異常的行為問題。本書作者在第五章,指出了霸凌問題發生後,學生可能顯出的行為徵兆,這些徵兆可作為家長和老師平常對孩子的觀察指標。

       總之,校園霸凌問題,屬於「重大傷害」的事件,需要來自家長、教師與學生多方的關心、瞭解與努力,同時也需要專業輔導的介入與協助。在此同時,我們仍必需從預防的角度,長期進行「心理教育」的投入,以有效建構健康的校園生態環境。我們期盼透過大家的努力,可以使校園永遠是人生中最美麗安全的樂園!

對本書有興趣可進一步瞭解:2015270028850b.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佶也
  • 能當同學
    便是有緣
    不可欺負
  • 若人人都像佶他懂的彼此尊重、互相友善,這世界就更美了!

    mygrace 於 2009/04/06 15:40 回覆

  • jacker42001
  • 善惡不分
    隨便亂來
    可惡凌霸
    快點滾開
  • 很好!我們一起來加入消弭校園霸凌行列吧!感覺起來,你很年輕,就有如此難得的思考判斷力,讚!

    mygrace 於 2009/06/09 10:11 回覆

  • 被撕裂的蝴蝶
  • 我想引用你的文章喔

    感同身受
  • 你想引用是可以的,別忘了加上引用來源哦!祝福你!

    mygrace 於 2010/03/13 22:24 回覆

  • 預備讓孩子轉學的媽媽
  • 我要鼓勵 教育者與家長都來看這本書

    今天看完了教室裡的惡魔這本書, 也拜讀過您寫的導讀, 實在很棒 .
    我想這本書的主人翁 雄二 算是幸運的, 父母和學校都盡了努力.
    很傷心自己的孩子當初處在這樣的環境中, 我們都沒能察覺, 拉他一把. 班導師算起來也是加害人中的一員, 我雖然不是很相信老師的話, 可是也受了老師的影響, 而沒能站出來 替孩子說話. 學校的校長及輔導主任只說他們有在關心這個班級的問題, 可是班導師不願意輔導室介入, 所以輔導室要尊重老師.
    不過, 還好, 我在這學期做了些努力, 孩子已在原班級漸漸從痛苦中走出來, 下學期我將會徵求孩子的意願 讓他轉學, 畢竟這樣的學校已經不叫我信任了.
  • 媽媽和孩子都辛苦了。能從痛苦中走過來,若再到另一個新的環境,想必孩子和您會更有力量!

    mygrace 於 2010/05/25 22:31 回覆

  • 星空淚恆
  • 你是說我嗎?
    {淚}
    我常常貝班上的同學欺負..
    我的座位被灑紅筆水
    然後倚背也被灑紅筆水
    然後我的座位被噴水
    然後便當盒的蘋果
    被搓的濫濫的
    然後書包曾被噴清潔劑
    上學期被當病毒
    然後我的桌子曾被灑飲料發臭水
    我讀國小的時候還曾被同學打巴掌過
    是很大力的....然後我現在在班上還被人亂取綽號 取較 幹金爐
    ><我線再國1就被欺負了
  • 埔里高工張晏淋
  • 莫心理師您好,我是南投縣埔里高工的代理輔導教師張晏淋,因為最近在制訂校園霸凌相關資源的工作手冊,看到您這篇文章,希望徵求您的同意,可以將您的這篇佳文放在手冊裡供埔里高工全體教師同仁參閱,這將有助於同仁對霸凌事件的瞭解,感激不盡。
  • mygrace
  • 張老師,您好!沒問題的,希望可以幫助老師、家長和學生。
    祝 平安喜樂!!

    莫茲婷
  • 南方電子報主編豆腐魚
  • 莫心理師,您好,我是南方電子報主編豆腐魚。拜讀到您從第一線工作經驗、書寫對校園霸凌事件的省思,能否邀這篇文章到南方電子報刊登?讓更多讀者也能對校園霸凌有更深層的了解與行動。感謝您!

    南方電子報 http://enews.url.com.tw/south.shtml
  • 主編,您好!沒問題的,希望能讓讀者受益。
    祝 平安喜樂
    莫茲婷

    mygrace 於 2011/01/14 18:59 回覆

  • 南投高中輔導室王婉珣
  • 莫心理師您好:
    我是南投高中輔導教師王婉珣,
    蔽校輔導室每年會針對時事教育編輯"輔導園地"刊物供校內師生閱讀學習,
    尤其近日校園霸凌更是時事教育的重點,
    剛好看見您對這篇細緻導讀,
    希望能藉由轉載您此篇文章,引導師生學習與討論,不知道您能否同意?
    非常感激您。
  • mygrace
  • 王老師,您好!沒問題的,希望可以幫助老師、家長和學生。祝 平安喜樂!! 莫茲婷 ttmokmygrace .com.tw
  • 訪客
  • 莫心理師你好:我因為再找青少年輔導的單位剛好不小心看到你讀的一些理論.婐的小孩現在17歲.國中時就已經出現很多問題.我跟小孩的父親離婚10年了.國中時他在學校應該有受霸凌的情形因此他再搬上也就變成一個被貼標籤的問題學生.最後國3時他已經從一個被害者變成一個加害者.我當時沒有監護權且我又再婚.所以沒有幫他轉學.即使轉學也沒用的的成績上警告跟大過依推換到別的學校也是被學校拒收而已.所以他國中還是繼續留在學校到國中畢業.升高職時納各學校一樣老師也是無法讓我的小孩有興趣讀書.應該說所有的教育體系沒人願意給我們這樣有問題的孩子有機會重新開始的機會.我曾經找過台中的勵馨基金會的社工談過我這小孩的狀況.他也曾經幫我詢問彰化縣府社工這方面的問題.結果縣府的社工回應的是他們根本無法管這種案例.他們說報的按鍵就已經很多了哪可能去管那些.我只能很無顏根無奈的心情而已.近日我帶兒子到沙鹿童綜合心身科去看醫生.醫生希望我能找社會局這部份及諮商單位.我真的布之從何找起.我帶兒子跟女兒一起看醫生.因為我小孩他們家庭裡有很多問題.導致他們行為偏差.跟很多認知及自我認同的障礙.因為我兒子自己已經覺得自己無法承受了才叫我帶他看醫生她妹妹因為同學說他現再情緒起伏很大所以才一起去看醫生.我現在很無力感.不知彰化這邊有諮商輔導嗎?我兒子他已經對學校完全死心了.我不知哪裡可以讓他重新站起來.
  • 親愛的媽媽:辛苦你了!在中南部的心理諮商資源確實不多。我詢問以前的同事,目前他是在雲林服務,經她建議:可以問問看彰化縣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裡面的「關懷員」 ,請他們協助做資源連結的工作,網址如下:
    http://center.nccu.idv.tw/aboutus.asp
    如你有什麼疑問也可以email給我:ttmokmygrace .com.tw

    平安、得力!
    莫茲婷 上

    mygrace 於 2011/04/25 11:08 回覆

  • 阿佑
  • 被霸凌的傷實在太深了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以前國中的時候一直被言語霸凌.關係霸凌
    我現在人都已經念大學了 我還是覺得很受傷
    我常常在想
    我是不是哪裡做錯了?
    都是我的錯,對不對?
    為什麼他們都要這樣對待我?
    我很怕孤單 但是又不敢跟別人太靠近
    我沒有信心 我覺得很沒安全感
    我覺得心很痛 我一直想起以前的事
    我心裡好不舒服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一個人離開家到外地念大學 
    心痛的時候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 笑笑
  • 我被男生言語霸凌至今四年多了
    我的成績從13名掉到30
    我甚至有輕生的念頭
    從國小三年級下學期開始

    我真的不懂 為什麼他們可以毫不在乎的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
    我真的很累 我六年級時想要趕快畢業 逃離他們的言語
    卻在國一新生訓練那天那個綽號就已經傳遍全年級
    我真的很痛苦,沒有人能傾訴
    六年級時,那些男生甚至在女廁門口喊,在午休後的下課大家都還在休息時,開我們班的們喊
    我一直以為跟他捫吵,只有憤怒、恨,直到畢典那天,我才發覺其中參雜著害怕


    而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總是在別人面前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嘻嘻哈哈的不正經

    媽媽跟哥哥還曾在我三年級因被男生罵綽號哭著跑回家時,說我發神經,這種事有什麼好哭的
    而其他人被罵綽號時的不在呼,讓我曾懷疑自己真的有病
    而學校老師們,說真的,不怎麼在乎同學之間罵綽號這種事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高三阿保
  • 真的我國中時期的環境就是完全如你所說,班上那些家庭比較不健全的同學,加入不良分子的行列,抽煙,翹課,然而,班導師,也許很盡責的把不來上學的學生親自載來學校了,但之後呢?他們照樣是學務處的頭痛學生,被抓到抽煙,主任也只會打,狠狠的打,一個勁的打,完全沒意識問題的核心就是學生本身的家庭問題,也許一般人心思都不夠敏銳,不能察覺問題的所在,但察覺到的人,例如我自己,我又能替他們做甚麼,我想幫幫他們,但那要很多很多的時間吧?自己的生活都顧不得了還在乎那麼多?到底,
  • 許多人比較多是看問題的表面,有錯就要糾正行為,殊不知行為是由好多內心複雜的心理機制所產生出來的呀!例如:需求不滿足、創傷----。你看到了這深層的問題,雖目前還看不知道能做什麼具體的行動,但你的同理力就是最好的回應,慢慢地帶著這同理的能力在你的生命中往前,或許一天你會知道你可以做些什麼,而你所做的必定是有深度的!祝福你!

    mygrace 於 2017/03/22 09:37 回覆

  • 淡藍色
  • 老師您好,因為搜尋言語霸凌的資料來到這裡,也對我遇到的問題有了些答案。
    最近遇到一個單親的高年級女孩,可能是因為被阿公阿嬤寵慣,脾氣差,受挫力低,行為和言語都出現霸凌別人的現象,不服管教,行為模式常以傷害別人來保護自己,在我們教會的安親班出了很多的狀況。

    她常常會對同學吼叫,甚至老師也不怕,像一隻充滿憤怒的刺蝟,傷了別人,也讓自己漸漸不受歡迎。過去我們和她的關係常常是很緊張的,也有好幾次的衝突,我們也學著如何和這樣的孩子相處。最近對同學生氣吼叫的狀況讓我覺得需要找出方法來處理。

    感謝老師的回覆和協助。
  • 聽起來這女孩內在是有情緒,甚至可能是有創傷的?可以多了解她的依附關係,可能也如你說的,這是她自我防衛自己的方式。所以,我們要接近她,不是要她怕我們,乃是用溫和和耐心去理解她: 「你並不喜歡生氣,你一定是有原因的!如果有誰欺負你,老師也可以是你的靠山- - 」

    有進一步要了解或討論的,歡迎!

    mygrace 於 2017/04/20 09:01 回覆

  • 蔡明峯
  • .....
    我從小1在月考中因為鬧肚子痛想要去上廁所....
    那個女老師死都不讓我去,結果就當場拉了出來..
    這位女老師事後並不承認自己的錯誤,也不告訴我老媽是發生什事...
    (因為我家是單親家庭..)
    回家就被毒打跟罵一頓....
    就開始我長達6年的被霸凌生活....
    言語-肢體.你想的到樣樣都有....
    搞到我從小3開始拒寫功課,成績一落千丈.
    小5時終於第一次爆發,拿菜刀追殺那個帶頭的人...
    甚至慘到連國小畢業典禮都無法參加....
    時至今日...
    我38歲了,我不敢直視他人目光-有時想自殺-有時別人在我旁邊講話我甚至會以為別人在講我壞話-我完全無法信任別人包括我老媽跟兩個妹妹...

    我永遠不會忘了曾任積穗國小1-3年級20班的導師康詩敏...
    你因為不讓我上廁所導至我後面長達6年的被霸凌生活,導至我到現在還無法像一般人跟人正常溝通...
    我詛咒你
    死後下地域-子孫死全家.

    有時我真的很恨自己為何要出生...
    我出生來是為了被霸凌而活嗎??
    難不成單親家庭-低收入戶就是有罪嗎....
  • 蔡明峯
  • 當我前幾年聽到
    小學同學鄰居霸凌我的主犯之一...
    聽到他家家庭破碎,他老媽跟別的男人跑了...
    我居然冷冷的笑了...
    我居然在快樂....
    我是不是真的心理生病了....
    我甚至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居然以霸凌我的主犯之一下場很慘為樂.....
  • 蔡明峯
  • 我呀..
    現在真的活很累...
    到現在有時睡覺還會夢到被霸凌的樣子而驚醒...
    (有時睡不到5小時...)
    我只能靠輕小說-漫畫-遊戲來麻醉自己,想像自己成為主人公來讓自己好過...
    每天看電視報導出意外而死去的,就在想為什不是我出意外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