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於第36期好讀周報

小安,一個長相清秀的國一男孩,由姑姑陪伴前來諮商所尋求協助。5個月前,小安媽媽因癌症過世,因工作緣故,爸爸將小安和弟弟安排住在奶奶家,請奶奶代為照顧。

對人都好他卻只對奶奶兇
  姑姑和小安坐在沙發上。姑姑先開口:「小安現在和奶奶住在一起,可是奶奶現在照顧不下去了,因為小安對她的態度很差,快把奶奶給氣死了。可是,他對其他的人,包括老師同學,態度都很好。我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姑姑告訴我關於小安的成長故事,也包括媽媽前幾個月過世的事。說完時特別補充:「以前,他對媽媽的態度也不太好,尤其是早上媽媽叫他起床,他說話也不是很客氣。」
我對小安和媽媽的關係感到好奇:「你媽媽以前是怎麼照顧你的?」

嫌媽媽煩他曾詛咒媽快死
「我媽每天早上叫我們起床,幫我們準備早餐…」小安鉅細靡遺地說著媽媽生前所做的事。講完,他接著說:「有幾次我覺得媽媽好煩,我早上起不來,她卻一直叫,我在心裡詛咒媽媽趕快死掉…」說完這一句話後,小安就沉默下來了。
我直覺到小安心裡可能對媽媽的死很自責。過度自責的孩子有時會故意惹人生氣,藉以懲罰自己,減輕內心的罪惡感。

問他互動讓他想起媽媽好
我嘗試引導小安去體驗與媽媽關係的正向意義。我問小安:「從你剛剛的描述,我感覺到你媽是個很細心、很關愛孩子的媽媽。我想知道,你們做錯事時,媽媽會怎麼管教呢?」
「她會告訴我們別人的感受,會叫我們去想想,如果是那個人,我們會感覺如何。」小安舉了好幾個曾經發
生的事件,又詳細敘述媽媽是如何引導孩子,以將心比心的方式,去體會別人的感受。

媽媽言行原已深藏他心中
小安邊說邊演!從他的談話中,我知道媽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他人,且媽媽的話語、行為,深藏在小安的心裡。我想試著具體化他們母子的關係:「小安,你媽媽不僅是個把孩子照顧得如此周到的媽媽,而且是個有智慧的媽媽。她不用大聲罵,不用打,就可以教好你們了。你覺得媽媽這樣教你,你可以了解、可以接受嗎?」小安用力點頭:「嗯!」

試圖引導要他同媽有智慧
  見小安已融入在過去和媽媽互動關係中,我繼續說:「你媽媽真是太有智慧了,你是她兒子,應該也遺傳了她的智慧…」我話還沒說完,小安搶著說:「我記得媽媽說過:『你要把人家的好放在心裡,感謝他,而且要加倍還他;如果人家對你不好,你就不要和他計較。』」
我邊聽邊寫邊讚嘆媽媽的智慧,再問小安:「小安你今年幾歲?媽媽過世時,她是幾歲?」「我現在13歲,我媽在她過世後兩天是42歲生日。」「哇!小安,你13歲竟然就學會媽媽42年所累積的智慧!你媽應該會以你為傲的。」


藉由媽媽他找回自我認同
談話中,小安從媽媽的角度—一位他生命中重要的「他人」,來見證自己的自我認同:媽媽的付出,乃因小安是她如此重視與喜愛的孩子,她因小安而自豪。
而小安也深刻地將媽媽的「愛」內化在生命中,成為自己的一部份。當小安與媽媽的關係,連結在正向的發展脈絡時,「自責」相對會失去聲音⋯
這時,姑姑加入談話:「小安,你是不是也能用媽媽智慧的方法來幫助你瞭解奶奶的心情?」
於是姑姪開始角色扮演,姑姑學小安對奶奶說話的口氣,請小安扮演奶奶,問他聽到這話有什麼感受時,小安脫口而出:「氣死了!生氣到想要K人…」
小安語氣剎時凝住了!他若有所思,眼眶泛紅且閃動淚水…「媽媽很愛我…」他試著打開話匣
子:「我看到她溫柔的臉向我微笑…」他再次流下眼淚:「這是第一次體會她好愛我…」


你不是問題媽媽守護你
「剛剛,遠處有一道光向我招手,好像在說:我愛你,你不是『問題』,向著光前進,媽媽在遠方等你…」小安啜泣著。我拉著他的手,姑姑前去搭著他的肩,我們仍然保持安靜。這次我們知道,孩子已經學會
了,他長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