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我不知該怎麼教她:當別人欺負她時,她該做適當反擊!」說話的布丁媽媽,是位氣質很好,對孩子教養十分用心的媽媽。
「我想先見見布丁,再跟妳討論對策,好嗎?」布丁媽媽點點頭說好。
「布丁,妳好!」布丁和媽媽一樣氣質不錯,目前讀國一。
「妳好!」布丁輕柔的口氣回應我。
想聽同學說話 卻被對方甩耳光先和布丁談談她有興趣的事物,開啟彼此之間談話的空間。接著我說:「因為我是學心理的,所以媽媽來問我,該如何協助妳面對同學的不友善,妳可以告訴我更多關於妳和同學的事嗎?」
「平時我和同學可以和平相處,但有時候她們會欺負我,例如有位女生……那天……說話很激動,我只是走過去想瞭解她在說什麼,她就甩了我一個耳光。」布丁口氣有些波動,但表面看來還是很鎮定。
「她甩妳一個耳光?妳的反應是什麼?其他同學的反應呢?」我繼續追問。
「我看了她一眼就走開,其他同學好像叫了一下,就平息了,事後她也沒跟我道歉。」布丁仍然很平靜的說。
「確實太過分!但妳沒有反應,內心呢,是怎麼想的呢?」沒有反應的背後一定是有原因,我想讓布丁說出原因。

她總忍氣吞聲 媽媽看了好心疼
「嗯……很委屈呀……可是能怎麼樣?」
布丁說出了內心的想法,她感到被侵犯,很委屈,一種無奈的心情,默默的往內裡吞。
布丁面對委屈時總是忍氣吞聲,像似能息事寧人就好,然而在布丁的內心裡卻一點也不平靜;媽媽看在眼裡,一個乖巧的女孩,總是被別人欺壓,感到很心疼,除了給予疼惜、安慰,卻也不知該怎麼做了。
我繼續和布丁談論面對他人侵犯時該如何回應,也鼓勵她要適時的抒發內在的情緒。
下一次我約了布丁媽媽和她談談關於這次我和布丁的談話。
我從布丁身上看到一種:透過靜默、忍受委屈,好像想要抗議什麼、或渴望得到別人的注意,我想從媽媽那裡找到一些答案。

拒絕表達感受 如同媽媽的影子
「布丁媽,布丁其實心裡有很多委屈,她認為自己可以承擔這些委屈、不平,她好像沒想過、也不太想表達出自己的感受。」我簡述了我對布丁的觀察。
「唉!」布丁媽嘆了一口大氣,接著說:「你所描述的布丁很像『小媳婦』,但我和爸爸從來待她都不像小媳婦。她是我們家唯一的孩子,照理她得到的愛是滿滿的,但為什麼她仍然像個『小媳婦』?比起同學,她和家人相處時,容易為小事生悶氣,讓我們感覺到好像是我們在虧待她?」
「小媳婦?妳的形容蠻貼切的,她想委屈求全!」我也肯定媽媽細膩的分析。
布丁媽沉默了一會:「自從我來尋求諮商協助後,我自己也思考很多,我發現布丁身上有我的影子……我看來很能幹,公司、家裡大小事我都做,先生、小孩都依賴我。我把所有的時間投入在公司、家庭、先生、小孩、婆家身上,但即便我做得再好,完全的犧牲奉獻自己,可是從來沒人感激我,反而事情一做不好,大家就會要求我該怎麼做、會怪我!」
「聽起來這真是很委屈,妳為這麼多人犧牲,卻沒有關注到自己,妳是否也在期待別人能主動關注妳呢?」布丁媽對自我的反思是很貼切的,我這樣問便是協助她能從反思中看到改變的可能。

媽媽看見癥結 懂愛自己成榜樣
布丁媽媽點頭:「也許我心裡是這麼想的,可是現在我卻發現,情況剛好相反,我做愈多,反而是愈被別人期待。別人一有期待我就去做……到頭來,累死自己!」
「布丁媽,妳所說的這些,雖然妳沒有自怨自哀,也沒有向誰抱怨,但心中隱藏著這些感受,布丁她感受到了!」在最親密人的身上,無須言語傳遞,其實就能感受內心深處所隱藏的,也加重了感受者的重擔。
「我原來看到的是孩子問題,所以前來求助諮商,但最大收穫是我自己!我覺得自己不能這樣過下去!」布丁媽媽在說這句話時,是很有力量的!
「要從『小媳婦』,成為有力量的勇者,就是要多愛自己,自然孩子會感覺到媽媽不可憐,媽媽會愛自己,而她也感受了那股力量,成為勇於為自己發聲的人!」我回應布丁媽。
我和媽媽接著進行了好幾次的單獨諮商,最後一次諮商,布丁媽說:「我已經計畫和朋友自助旅行兩個星期,我和先生說了,他有點吃驚,他說很難適應在家裡、公司看不到我,雖然這樣,我還是得放手讓他們自己來處理!」
可憐的大、小媳婦再也不可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