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PNG  

「老師,這是妳叫我畫的圖,我畫好了!」我從小菊手上接過了這幅畫。
畫中是個女孩獨坐在公園的草地上,抬頭望著藍天、啜飲著一杯冰茶,幾位孩童在女孩身旁的不遠處嬉戲。
畫中的女孩看來很悠閒、很愜意。
「妳果真畫出來了!這就是上次妳提到的,妳終於能克服恐懼,獨自到公園享受陽光!」我欣賞完小菊的畫後,對她說。
「自從那次後,我還去了幾間咖啡館,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害怕出門,只是人潮太擁擠的地方,我還不太敢嘗試。」
小菊分享了
這段時間以來的進步。

開朗的她 突然休學怕出門

半年前,小菊在家人措手不及的情況下休學了。
記得我和小菊初次見面的當天,她因沒辦法出門只好臨時更改預約時間;再下一次見面時,她準時赴約,面容卻是十分沮喪。
「一旦要出門,我都十分害怕,怕在途中看到令我害怕的人或情境,頭會劇痛、暈眩、心跳加速、手腳發麻、冒冷汗,非常非常不舒服,感覺快要昏倒或快要死掉一樣,真的很可怕!」
這是小菊第一次來的時候描述給我聽她很難出門的狀況。
「妳今天能成功從家中來到這裡,算是不簡單了。」我肯定了小菊的努力。
「出門之前我還是有很多的害怕。」接著小菊長嘆了一口氣:「可是以前我不是這樣子……」
小菊高二前,無論在學業、人際、社團都兼顧得很好。
每天背著吉他到學校,下課、放學就和同學一起玩吉他,是老師眼中熱心服務、課業認真的學生。
假日不是補習,就是和同學約好一起到圖書館或咖啡館讀書。
小菊一心想考上美術或設計類學系。

怪怪男士 跟蹤搭訕引恐慌

然而某個事件,衝擊了小菊平靜的生活。她一如往常獨自從學校回家,途中遇見一位陌生男士。
他靠近小菊,刻意阻擋她的去路,對她說:「我注意妳很久了,我想和妳做個朋友……」
小菊打量了這位男士,身形矮胖,她告訴對方:「我不認識你,你走開!」他沒有走開,小菊見狀頭也不回的拚命往前方走。
自那天起,小菊內心重覆出現該男士的樣貌,和他口中說的那句:「我注意妳很久了!」
陰影逐漸在她心中擴大:她被跟蹤多久了?接下來會遇到什麼危險?為什麼她會被噁心的男生盯上?種種疑慮不安的想法,像原子彈一樣,突襲小菊的內心。
隨即而來的就是小菊出門、走在路上,恐慌像是死神一樣襲擊而來。
那一次的恐慌經驗發生後,「來去自如」就在小菊的身上畫下了句點。

心理障礙 親友勸說也難解

「出門對我來說太困難了,並且不管在路上、餐廳、商店,只要看到矮胖的男生,我就會不由自主的感到很害怕……。
雖然家人、朋友都勸我,在街上跟女生搭訕的男生很多,叫我不要太在意,但……這樣還是無法幫助我。」
「小菊,妳多待在家裡,很少出門之後,家人和妳以前的朋友,都有和妳保持聯繫、關心妳嗎?」我這麼問,是因為過去朋友、家人一直是小菊生活中最豐富的資源,也是她最大的支持。
「有啊!媽媽天天陪伴我,還邀請我和她一起禱告。朋友也常常和我有聯繫。只是不同的是我的生活改變了,我沒辦法離開家門。」
「妳交的是挺妳的朋友,還有關愛妳的家人!媽媽還為妳迫切的向上帝禱告。」我繼續肯定小菊的是她身旁有許多的支持者。
小菊點點頭,一絲喜悅寫在臉上:「我的害怕可能是上帝最了解吧!祂是我天上的父親。」
小菊對環境、對自己失去了很信心,但依然相信上帝,因此我這樣問她:「小菊,妳希望在妳一個人感到害怕的時候,是誰在旁邊陪伴妳?尤其是妳感到無法抵擋的恐慌襲來的時候。」

宗教信仰 給她力量除陰霾

「這種恐慌感來的時候,連我自己都幫不了自己,旁邊的人除非很了解我的情況,否則我也不能隨便向陌生人求助,所以,我只祈求上帝能幫助我了。」
「小菊,在那種恐慌來的時候,你如何可以感覺到上帝在幫助你呢?」
「我……相信祂會幫助我,但我不知道祂會怎麼幫我。」
「你說祂是你天上的父親,父親會怎麼幫助自己的孩子呢?」
小菊想了一想:「他會將小孩緊緊抱住,使他不受到傷害吧!他也會遏止惡勢力來侵犯他的小孩。」
「小菊,妳這個畫面很好,很有安全保護的感覺!妳回去之後,可以多練習,隨時能感受到天父與妳同在!」
小菊在極度無助的時候,無法依靠自己、他人,在她心中的上帝是天父的形象,能保護她。
接下來的幾次諮商,我協助小菊回想過去她曾經擁有的美好時光,在咖啡館、在美術館、獨自走在有秋楓落葉的街道上。
如今加上天父與她一起。
有一次,小菊拿了一張她自己創作的圖給我看:「中間的女孩是我,在我的外圈有一股黑暗勢力,在我和黑暗勢力的中間是一圈的光,光把我和黑暗勢力隔開了。」
那一次,小菊很開心的說:「完成這幅圖的某一天,我突然想到公園走走。
然後,就像以前,我很平靜,一點掙扎也沒有的出門了。那天像是回到之前獨處的美好時光,坐在公園的草地上,望著藍天發呆,欣賞孩童的可愛模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