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PNG  

高二的小維嘶吼著:「懦弱的媽媽、沒用的爸爸!你們只會向別人家道歉,說都是我的錯!」
小維媽媽在一旁沉默著。小維宣洩著內心的負面情緒,我並沒有阻他,因為他需要一個出口。
小維媽媽趁著片刻的靜止插話:「我們當時這麼做,是為你好,如果不向別人道歉,事情恐怕會沒完沒了……。」
媽媽試圖解釋。
「哼!為我好就是低聲彎腰向別人說『都是我的錯』,別人難道都沒錯嗎?!」小維繼續咆哮。

孩子有狀況 媽媽先道歉再說

小維跌跌撞撞的經歷了國小到國中的階段,老師說他不專心、干擾上課、是班上的害群之馬等等,同學說他是怪咖,很少同學願意親近他,漸漸的,狀況愈來愈嚴重。
紛爭發生後,媽媽常委屈求全、以第一時間道歉的方式來處理問題。
道歉的有效性是:老師、同學的抱怨減少,對媽媽而言是「處理好了」;
然而在小維內心,事情並沒有處理好,多年來被指責否定、孤單渡過,內在積壓著一股莫名混淆以及憤怒的情緒;升上高中後,內在受傷的情緒終於掀開來了。
上高中後,媽媽能替小維處理學校事務的機會變少了,相對,小維獨自面對事情的機會則變多了。

不全是我錯 長期憤怒被激發

小維說:「在學校,如果我不捍衛自己的立場,別人就會吃定你,如果被吃定了,就永遠翻不了身!
被人誤會,也要即時表達澄清,如果有我錯的部分,我也要道歉,但不全部是我的錯!」
「所以,小維,你發現你的處事方式,和媽媽他們的方式有很大的差別,你的處事經驗告訴你:人不能懦弱,要勇敢面對!是這樣嗎?
而媽媽,你們的方式,是不是:以和為貴,以道歉換來和平?」提出有「差別」的作法,是刻意讓雙方的衝突,能從理性面來討論。

想保護兒子 不知反而傷了他

「是的!莫老師,就是這樣啊!我想只要道歉了,別人就不會再計較,盡量避免衝突,場面就不會弄得太難看,而且我們把孩子交在別人手上,
如果關係弄僵了,孩子在學校會更不好過吧!」媽媽說。
但這樣解釋,小維仍不接受:「你們是俗辣(意指無用小之人)才這樣!一個用不堪字眼罵我的老師,幹麼跟他道歉?還送禮給他。」
「小維,你有捍衛自己的方式,媽媽也贊同;但當時別無選擇,你為什麼要一直計較過去的事?」
面對小維的情緒,媽媽無從理解。
「因為我心裡過不去!你們以為在保護我,其實是在傷害我,而且差點讓我以為『以和為貴』才是完全正確的。
你們知道嗎?這麼做很蠢、很蠢、很蠢!」
一提起過去,小維又陷入情緒的泥沼中。
「小維,你能嘗試學到更好的作法很好,若不是從錯誤中學習,那不知何時才能領悟呢?」
我以肯定幫助小維了解,他並未全盤皆輸。

小維的憤怒 來自希望被了解

「可是,莫老師,我媽不懂這個,而我爸則是從頭到尾在旁納涼,他不管事,他只管我有沒有聽他們的,他還認為我是『媽寶』。
他們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
小維的聲音我聽到了,他「用力」的想喚醒爸媽:當一個能了解孩子,同時又是一個有力量的父母。
「媽媽現在比較能了解你的想法,媽媽應怎麼做?」我問小維。
媽媽點點頭:「小維,媽媽是很怕事的人,也很怕麻煩別人,這種個性讓我只要感到有一點點衝突,我會緊張,
覺得息事寧人就好了,於是急著向他人道歉,但還要聽他人訴苦,說我兒子的不是……。」

媽媽表歉意 撫平孩子的情緒

「事情的作法有一好就沒兩好,平息了別人的怒氣,小維反而被打擊到了。」我說。我觀察小維,他的情緒更平靜了,也沒急躁地回應媽媽的問話,我接著說:「小維,
你希望媽媽為了過去沒為你說話,捍衛你的權益,向你道歉嗎?」
小維停頓了一兩秒:「看她吧!道歉當然能讓我放下不滿。」
「好,小維,媽媽鄭重的向你道歉。我也要向你學習勇敢捍衛自己的作法。」媽媽主動回應小維。
「小維,你接受媽媽道歉嗎?」
「接受!」小維看著媽媽說。
「今天爸爸沒來,但他也是一個關鍵人物,對不對?我想下次邀請他來談談,好不好?」我提問。
媽媽和小維不約而同的說好。

捍衛與和平 人際拿捏新課題

「小維,針對過去的過不去,把它說出來了,也得到媽媽的了解和道歉,心情上目前感覺如何呢?」
我關心小維處理後的心情。「起碼釋放了三分之二的空間,剩下的三分之一,再慢慢來吧!」
小維說出他的心情。
結束之前,我說:「面對人際衝突真的是門需要學習的功課;在『捍衛自己』與『以和為貴』之間,有許多的考量、判斷,然後才能取得一個最有效的作法。」
「這很需要值得好好研討喔!我很有興趣!」小維說,媽媽也接著說:「我也要好好學會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