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前言: 你或許聽過動畫大師宮崎駿, 是否也聽過他的長子宮崎吾朗?
宮崎駿始終反對兒子與他同走動畫這條路, 可以想見父子倆是水火不容;
兩人聯手製作《來自紅花?》時, 日本NHK電視台貼身採訪一年, 拍了一部紀錄片叫《父與子的300日戰爭》。
不只是宮崎父子, 我們也時常與家人上演親情戰爭, 一起來看看莫老師如何協助阿勇解開心結。
●這裡看紀錄片:http://goo.gl/Bkdkci

諮商室內爆出怒吼,17歲的阿勇對著媽媽大喊:「妳為什麼要嫁給他?!他讓我變得自卑、沒自信……妳根本是個笨媽媽!」
媽媽無助地看著我:「我們該怎麼辦?他情緒一爆發,會砸爛家裡的東西,經常鬧到清晨,我們都無法入睡……」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阿勇的『結』埋在心中多年,若不解開,大家都受折磨;阿勇也很痛苦,過得很不快樂。」我說。

憤怒的阿勇 心結來自爸爸的否定

「我知道,但三尺的冰,要多久才能清除呢?」
媽媽不只承受阿勇的憤怒情緒,也被他情緒勒索,要求給他大筆的金錢、購買昂貴的物品等。此外更抵制爸爸、否定爸爸。
「也許是30天、3個月,或300天、3年,端看你們如何改變。」我說。
阿勇告訴我:「從小,只要我一發出聲音,他就會不高興。在學校,沒考到標準分數就會被罵,說我未來會一事無成;也不讓我跟同學出門,讓我在班上像是隱形人……」
媽媽很願意改變,「今天的狀況我們要負很大的責任,但爸爸……他質疑為什麼來諮商後,阿勇的情緒反而更不穩……」
「我才不奢望他會改變!」阿勇的失望不只因為過往受的傷,也因為不被了解。

想融冰的媽媽 願意從了解開始

我告訴阿勇:「給大家一些時間,也給自己有時間沉澱心情,這可能是30天或300天的關係改變之路,我們有新的選擇。」
深陷失望的阿勇需要看見父母具體的行動。
媽媽聽了立刻回應:「阿勇,媽媽真的很笨,沒盡到保護你的責任,我願意重新開始了解你,也請你在被誤解時告訴我好嗎?」
阿勇嘆了一口氣:「早不改,到現在才改。」在負面的表達中,阿勇其實接受了媽媽改變的承諾。
「今天是改變的第一天,不要灰心,改變才要開始!媽媽還有一個任務是把爸爸找來聊一聊。」我鼓勵阿勇和媽媽。
在媽媽的努力下,阿勇對媽媽發洩情緒的頻率減少了。
然而,兩個月後,阿勇情緒再度爆發,因為聽見爸爸隨口對媽媽說了:「家裡的開銷大部分都花在孩子身上。」

孩子在報復我嗎? 爸爸藉加班逃避

阿勇衝著爸爸怒吼:「你花在我身上的錢,一點都不能彌補我的傷痛,你除了會賺錢,還會什麼?!」
爸爸深知正面迎戰會惹來更憤怒的情緒,因此他選擇了離家。
爸爸深夜獨自一人開著車,悲傷的心情湧出,他思索很多:「這是我的家,為什麼我不能回家,也不敢回家?」
這些想法促使爸爸打了電話給媽媽:「孩子到底是怎麼了?他在懲罰我們嗎?」
爸爸終於來到諮商室。「我快失去孩子了是嗎?我感覺他在對我報復……最近,我都藉著加班晚回家,只為了避免和他相處。」
媽媽告訴他,阿勇怕他,也想對抗他。「老師,我也是這樣長大的,但我不會對我的父母有如此的態度!」

不經意的言語 傷了孩子玲瓏心

我告訴爸爸:「每個孩子接受和處理訊息的方式不同,阿勇是高敏感度的孩子。
你記得曾將他最愛的白色小熊丟掉嗎?你說『男生不許抱娃娃!』這些難過的記憶一直烙印在他心中。」
爸爸想了想,開口說:「我不記得了!但這句話像是我的口吻。
但阿勇有這麼多不諒解埋在心裡,能改變得了嗎?」
在過去,阿勇爸媽都用自身的經驗和想法來教養阿勇,忽略了阿勇的感受,即便阿勇表現出不悅,
仍舊會被父母負面的語言標籤化:「你就是這樣不乖的小孩。」
爸爸開始了解阿勇心中的傷痕,也願意跟著改變:「我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將彼此心中的冰融化,老師,請教教我們。」
我給予阿勇爸媽肯定,「改變一定會有成果的!我們以300天為目標吧!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