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ng  

「奇怪咧,只是說她『公主病』而已,這樣就哭喔?」
「哭、哭、哭,再裝嘛!」
班上幾個同學,對著啜泣的阿琳,你一言我一語的挖苦嘲笑,啜泣聲逐漸停下來,「碰」一聲拍桌巨響,阿琳怒吼:「小心我找乾哥來!他可是在混的!」
阿琳的怒吼,非但未止住同學惡言,反而惹怒更多人:「喔!好怕喔,還乾哥哥,混黑道咧!」激烈的語言,阿琳情緒如潰堤。
全班幾乎都認為阿琳喜歡裝可憐,總覺得自己常遭別人嘲笑,同學需要一再向她保證絕無此事。
日子久了,一股無形的壓力蔓延在同學和阿琳之間,大家的耐心耗盡了,多疑的阿琳更感覺到被排擠,鬧得水火不融。
阿琳因此不斷向家人吵著要轉學!

她吵著要轉學 媽媽盼先諮商

媽媽提出:「要轉學可以,先找心理師談談,撫平妳受霸凌的創傷,去到新環境,就不要再重蹈覆轍了!」阿琳接受媽媽建議。
諮商室裡,阿琳緊貼在媽媽旁邊,眼神向四處飄散。我開口:「阿琳,妳看起來很緊張,對嗎?」
阿琳點點頭,我說:「妳是怕我會……對妳如何?很抱歉,我想不到會發生什麼事?」
阿琳靦腆的笑了,媽媽幫忙答話:「她從小對陌生的人或環境,都需要長的適應期。」
「我了解,阿琳應該屬於高敏感特質,對嗎?對於刺激的反應都比較強烈。」我簡述了對阿琳的了解,幫助她感到安心。
果然,阿琳開口了:「我想轉學,同學都不了解我,而且他們根本很討厭我!」
媽媽客氣的問:「我……可以講話嗎?」我對媽媽點點頭,阿琳看著媽媽說:「妳要說都是我的問題對嗎?」
「阿琳,我們不能全都怪同學……。」阿琳搶著接話:「是!都是我的問題,我很爛!我沒用!」她的眼淚順著雙頰流下。
「阿琳感覺很委屈,好像不被大家了解,又被大家責怪。而且,妳好像同時也對自己感到很挫折,對嗎?」我先釐清阿琳情緒。
阿琳擦著眼淚說:「我對自己很沒信心,很怕做錯、被罵,偏偏我又覺得別人都會罵我、會不喜歡我。」
「我了解,因為妳超級敏感,所以常會去擷取負面的訊息,然後需要別人再三的澄清和保證。」
我用話語幫阿琳覺察自己的狀態如何影響人際關係。

別人不友善 是她視作大野狼

「別人覺得我很煩,他們老不耐煩的說:『我又沒有說妳怎樣,妳想太多了。』可是,我還是會懷疑他們,應是口是心非吧。」
「阿琳,如果有某些同學對妳說的是真心話,而他們卻被妳誤會是口是心非,這樣會不會對他們不公平?」
「是不公平。可是我總感覺別人不會喜歡我,我才會有這種感覺啊。」
「妳的感覺告訴妳:別人好像不友善,會傷害妳,對嗎?而妳的感覺也同時告訴妳:妳是一個受害者。這樣,不就很像一隻小白兔闖入一群大野狼中間!」
我邊說邊演出小白兔和大野狼的互相追逐,小白兔的驚恐,大野狼的狡猾。
阿琳笑了起來,我問:「妳覺得我演得如何?給點評語吧。」
「妳演得好好笑,也確實很像我的感覺。」阿琳回答。
「阿琳,我是要告訴妳,也許我們都搞錯了,同學可能不覺得你是那隻小白兔,而他們也不是大野狼啊!」

大野狼也有委屈 白兔也能堅強

阿琳想了想說:「童話都把大野狼設定成很壞、很狡猾,什麼壞事都和牠有關。」
「對呀,大野狼一定會覺得委屈。而童話故事的小白兔,永遠都很善良、被欺負,其實牠也很厲害,有牠的生存之道。」
從現實的感受,進入童話故事和戲中,再從中出來,對於原先的經驗和想法,加入新的元素,有助於阿琳重新看自己和這世界。
諮商結束前,我們約定:「阿琳,妳下次來,我們來好好討論,妳這隻小白兔可不是被人輕看,可是有別人所沒有的技倆喔!」
媽媽乘機趕快問:「妳還想轉學嗎?」
阿琳回答:「再說吧!」
阿琳的「再說」表示她想嘗試新的角色,和同學有新的互動方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