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ng  

經過諮商、了解到阿勇內心的傷痕後,爸爸不再採取強硬的態度;當阿勇又開始發怒,他會道歉或想辦法轉移阿勇的情緒。
阿勇說:「他才沒有真的改變,只是擔心我給他添麻煩!他其實是『笑面虎』。」
媽媽想替爸爸解釋卻又不敢開口。她曾私下告訴我:「爸爸知道自己之前真的做錯事了。」
但阿勇一聽又大發雷霆:「妳根本是婦人之仁!」

與教官起衝突 憤怒情緒好難解

爸媽開始改變,阿勇也需要面對自己的心結,我告訴阿勇:「如果爸爸真是『笑面虎』,
總有一天會露出真面目,我們不需要花時間揣測,但我們一定要幫助那個陷在情緒中的自己。」
阿勇點點頭:「我覺得脾氣變得越來越不好,很難控制。那天在學校和教官槓上,教官挑我服裝上的毛病,我回他:『要你管!』
就被記過,雖然冷靜下來後去跟教官道歉,他還是不給我消過。」
阿勇很在意被記過這件事,媽媽到學校和教官溝通,教官卻認為阿勇是「媽寶」,依舊拒絕消過。
阿勇深知自己的壞脾氣對他很不利,在憤怒不安的情緒下,又要面對原本與爸媽的衝突,讓他感到筋疲力盡。

爸爸主動出擊 向教官討論懲處

爸爸知道阿勇被記過也不好受,在單獨會談時跟我說:「教官不了解我們家,為什麼要批評阿勇是媽寶?
教育的目的不就是學生犯錯,要讓學生有改過學習的機會嗎?」
我鼓勵爸爸可以藉此做出更大的改變:「這次由爸爸出面和教官再次溝通怎麼樣?」
爸爸接受了建議,在阿勇不知情的狀況下下,主動到校找教官溝通,說出自己的立場和觀點,期盼教官能給孩子再一次機會。
爸爸對教官談到自己在教養上的改變:「這是我第一次到孩子學校來,參與他的事,之前我是別人所形容的那種「虎爸」,
他跟同學產生摩擦、功課出狀況,一定都是他的錯,回家我會繼續處罰他。
但是,教官,我的小孩不是媽寶、爸寶,他缺乏被我們了解、被我們愛。」
教官強勢的態度被爸爸的誠意溝通給軟化,阿勇獲得了做愛校服務來消過的機會。
之後再見到阿勇時,他很疑惑的問我:「我媽說教官被我爸說服了,他有這麼厲害嗎?他真的有說出那些話嗎?」

心中冰山漸融 爸爸也有捍衛我

「你說的『厲害』是指他溝通能力很厲害,還是他大大轉變了對你的態度和作法這一點很厲害?」
我希望能釐清阿勇對爸爸改變後的感受和看法。
「嗯……兩種想法都有。」阿勇回答我,似乎想到了什麼,再補充:「今天是幾號?嗯,三月八號,距離上次,妳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已經將近兩個月了。」
爸爸這次的出擊,讓阿勇長久以來對爸爸的失望開始轉變。
我繼續問阿勇:「你都有在數算日子喔?有多少的冰已被融化呢?」
阿勇回答:「一半吧!面對他,跟他說話時,內心還是有除不去的恐懼、生氣。」
媽媽見阿勇對爸爸敵意消除了一半,也跟著開口:「爸爸去學校那天,剛開始教官態度很強硬,爸爸並沒有陪笑臉、陪不是,立場很堅定,我感覺到他在捍衛你。」
「阿勇,爸爸捍衛你,表示你在他心中很重要,你再多感受這一點,下次來再告訴我吧!」我說。

日常小小轉變 積累和解大力量

之後阿勇每次再來,都會告訴我他感受到爸爸在哪些事情上用心,
例如:「早上他問我要吃哪種早餐,他去幫我買。以前他完全不會問我的意見,買什麼我就得吃什麼。」
當改變的第300天到來的前一個星期,阿勇的畢業典禮也快到了。那天當阿勇從學校返家,
將一封邀請函交給爸爸:「這是教官今天早上請我轉交的,他推薦你當畢業學生的家長代表,在畢業典禮時上台致詞。」
阿勇爸爸愣住了,3秒後回過神來,小心地問阿勇:「你希望我去嗎?」
阿勇點點頭,爸爸開心的笑了,緊握住阿勇的肩膀:「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會好好表現,為你在學校爭光!」
阿勇和父母關係改變的歷程,歷經了不少重大轉折,從寒冰到融化,這300日,他們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