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我和這群即將成為青少年的孩子,每周有個諮商「約會」。
有別於個別諮商,團體諮商中成員彼此的互動,是人際往來非常好的學習材料。
其中一位成員──小凱,是個很講義氣、會為朋友打抱不平的孩子,對不講理者難於容忍,習慣「以暴制暴」;另一位成員小恩則常因為衝動的行為踩到小凱的底線。
有天,他們倆的衝突爆發了。

問答遊戲…竟引爆言語衝突

大夥正進行問答遊戲,小恩是唯一答對的。
他看著小凱等人掩嘴而笑:「只有我答對!」
小凱隨即站了起來,比出磨拳擦掌的手勢,走向小恩:「答對又怎樣?了不起啊?」
小恩也不干示弱回嗆:「你有意見嗎?」
在衝突一觸即發之際,我沉聲開口:「有什麼事請用說的!」
這一吼頓時讓兩人身形頓住──小凱的拳頭定格在半空中;小恩則側身站立僵持著。
「發生什麼事?小凱你在氣什麼?」我問他們。
小凱放下拳頭,卻抿著嘴唇、斜眼注視著小恩。
我問他:「你的拳頭要告訴我們什麼?」

他先笑我…我才會嘲笑回去

「他笑屁啊!自以為了不起嗎?」小凱憤怒地說。
「你很不高興他嘲笑你。」 我重複他的話,眼神轉向小恩,示意他有所回應。
小恩有點結巴,但仍努力地把話說完:「剛剛他也有笑我,他們兩個人在竊竊私語,看著我不停地笑。」
小恩指了小凱和另一位成員阿仁。
小凱與阿仁對視一眼,抖著身體笑了起來。
我見小凱180度轉換了原來氣憤的態度,繼續問他:「小凱,你說小恩嘲笑你,在此之前,包括此時此刻,你也嘲笑他,雖然我不知你到底在笑什麼,但是感受到的是一種不友善的態度。」
小凱抱住肚子笑得更大聲了,一旁的阿仁也是如此。
小恩瞬間漲紅了臉:「妳看!他們擺明就在嘲笑我!」
「小凱,你剛剛很氣小恩,覺得他在嘲笑你,你也做了同樣的事,這不就是……」
話還沒說完,小恩接續說:「雙重標準!」

抱不平…誰叫你欺負我麻吉

小凱止住笑,嚴肅地:「我看他不順眼已經很久了。」
「小凱,你的嘲笑事出必有因,對嗎?什麼事讓你不順眼?一股怨氣放在心裡面,不好好處理就變成臭氣了!」我說。
小凱看著我不說話。阿仁先開口:「剛剛小恩和我們比腕力,他輸了不服氣,對著小宇露出拳頭,還踢了小宇一腳。」
我轉向在旁安靜坐著的小宇,向他確認:「小宇,你剛剛有被拳頭威脅,被踢一腳嗎?」
小宇點點頭說:「有!只是我不想跟他計較。」
「小凱,因為小宇是你的好麻吉,你為他打抱不平,所以想找機會來整整小恩,是這樣?」我再次向小凱確認他對小恩不友善的動機。
小凱點點頭。

相互道歉…解開彼此的心結

阿仁想了想又開口:「小恩剛開始不服輸,用拳頭威脅小宇,還踢了他一腳,阿凱跟我不爽小恩做這樣的事,就一直針對他、找他麻煩,換他對我們不爽。我們答錯,他嘲笑我們。
老師,這是不是叫作冤冤相『爆』?」阿仁同時作出一個爆炸的手勢。
我看了一眼小恩,他面帶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再看了一眼小凱,他臉上露出了不帶威脅、放鬆的微笑。
爆炸性的氣氛已過,換上了平靜的氛圍。
「謝謝阿仁為我們作了總結,大家還想要補充什麼嗎?」我問大家。
安靜的小宇說話了:「我覺得他們兩個要互相道歉。」
小凱馬上接著說:「小恩也要跟你道歉啊!」
阿仁說:「我也要跟小恩道歉,因為我在他背後說他是非,並嘲笑他。」
阿仁轉向小恩說了一聲:「對不起!」
接著,「對─不─起!」這三個字在這群人中交叉發出。
「小恩,這是你的。」最後分享點心時,小凱遞給小恩一份點心。
心有千千結,不解開,就落入了冤冤相報。
他們願意解開,彼此的友情便恢復了!

創作者介紹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