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低頭滑手機 她和平常不一樣

小念坐在沙發上,低頭滑著手機,不發一語,這和平常專注凝視、期待談話的她有些反差。
我傾斜身體靠向她,沒有催促,而是跟隨她,眼神發出想與她共享她正在專注的事。
小念捕捉到我的非語言訊息,說:「這漫畫很好看,類似冒險奇幻的故事。」
我們兩人打開了漫畫的話匣子。
從漫畫談到動畫,再來,小念問我:「你想要聽一首歌嗎?」
我樂於接受:「好啊!」我打開筆電上的YouTube,讓小念搜尋想與我分享的歌曲,歌曲帶著我們進入更深層的對話……。
小念曾自學日文,所以我問她:「歌是日文的,我聽不懂,你可以翻譯給我聽嗎?」
隨著播放的歌曲,小念一邊翻譯,其中幾句歌詞的大意如下:

明天,如果我死掉的話,
天空一片蔚藍,想看也看不見。
看來我大概不是這世界的主角…
明天,如果我死掉的話,
就終於可以和無聊的世界告別。
在這世界上無可取代的東西,
實際上是非常的少,
而我則無法進入那個框框……

靜靜的聽完這首歌後,我看著小念:「這是一首很悲傷,道出對這世界傷心欲絕的歌曲耶。」
「聽到這首歌,我會想哭……。」說完,小念嚎啕大哭起來,我遞了衛生紙給她。

好朋友離去 她怨自己沒阻止

小念心情慢慢平穩時,我問她:「小念,你會這麼傷心,是因為這首歌描述了你的心情嗎?」
小念搖搖頭:「不,是…描述一位好朋友的心情,她幾星期前……死了,她……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原來千萬噸的悲傷失落情緒積壓在小念心中,無論她是將悲傷掩蓋起來,或是她面對悲傷感到無助,但,這一刻,她潰堤了。
「小念,這種難過的心情,我可以了解,你心中是不是也有很多疑問,或許還有自責?」
小念回憶起好朋友的離開:「她決定結束生命的那一天,我們原來約好要一起去動漫展,後來,她臨時說她不能來。不久,就聽見了這噩耗!
我多麼希望能回到那一天,我可以跟她堅持說:『你要來,你一定要來!』」
「小念,你好希望在當初能做些什麼,可以阻止她做這傻事?」 小念對朋友的死有懊惱自責。
小念點點頭:「但……她不容易聽進別人的話。」
「小念,她是你的好朋友,你很了解她!」我在言語中肯定小念的想法,以此來協助她更有能力面對哀傷。

都曾被排擠 好友為她抱不平

「她很聰明又很講義氣。我和她會成為好朋友,除了我們都同樣喜歡動漫外,還因為我們都曾被同學排擠。
我是不理會、不反應,但她卻反應激烈,我猜她是在為我打抱不平!
她常常對我說:對惡人不要心軟,要比他們強,他們才會怕你。」
「這麼關心你、為你打抱不平的朋友,你會以她為傲嗎?」要討論的不是朋友的對錯,而是她們曾經擁有的這份美好關係。
「當然!」小念很確信:「在我心中,她是一個很棒的女孩。如果,她能相信:她是被喜愛的,而且是被很多人喜愛,或許她會改變決定。」
這段時間以來,小念雖不曾和任何人分享她的悲傷,但其實她已經在自我療癒了,她把朋友最美麗的一面、把珍貴的友情放置在心中某個位子。

認識我是誰 她看輕惡毒語言

「小念,你一直在她身邊支持她。反過來,她也是如此對你,所以,你相信嗎?你也是值得如此被愛的那位!」
因好友的離世,小念需要一股力量面對未來。
「被排擠的那段日子,剛開始我很生氣、也很難過,他們的言語很毒,每天都要面對,好難受。可是,我發現我旁邊還有一些不會排擠我、對我好的人,他們給了我一些些力量……後來,我來跟你聊,我認識自己是誰、了解自己是誰,我感覺像是拆穿了謊言,當我看『清』這些謊言時,我就看『輕』這些謊言……,我也不會一直疑神鬼的,感覺別人好像在說我的不是!」
「小念,你看清楚事情的真面貌,更看清楚自己是誰,你是否相信:你絕對值得被大家喜愛,對嗎?」
對自己身份的確認是很重要的,我再三向小念確認。
「是啊,你教我的:我有七分優點,也有三分弱點。我還有愛我、支持我的家人朋友,我,很不錯!」
對朋友的哀傷仍在小念的心中,然而另一股生存的力量,也在小念的內心中滋潤生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