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被喊色歪 同學說他性騷擾

「色歪、色歪,大家要小心他啊!」、「他會性騷擾喔。」
同學們圍著阿華,你一言我一語,輪番調侃、起鬨。
阿華擠出笑容但夾雜著彆扭、尷尬,他哼哼兩聲,拖著故作輕鬆的步伐離開。
遠離人群後,阿華加快腳步、使勁奔跑,淚水奪眶而出,模糊了雙眼。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變成性騷擾?我不是……我不是……!」
同學的調侃、老師的指控、爸的憂愁及埋怨……,種種壓力讓阿華終於承受不了崩潰了。

三八送禮 他說要送小褲褲

阿華是位活潑的國中生,愛玩愛鬧,有很多鬼點子。
同學大多喜愛他,大家總認為有他在就會帶來歡樂;
老師則對阿華的評價不一,某些老師覺得他頭腦靈活有創造力,某些老師則視他為頭痛人物,總愛和老師唱反調。
阿華這次被告性騷擾,主因是他提議在三八婦女節送班上女生小褲褲。
導師認定他是性騷擾,不但提報到性別平等委員會,還當著全班說:「阿華這種行為要不得!他必須得到教訓!」
兒子被告性騷擾,阿華父母除了擔憂也感到驚慌,他們責罵及抱怨孩子惹來這麼多麻煩,也希望知道接下一步要怎麼做。
因此,爸媽和阿華一同來見我。

爸媽心疼 好像被未審先判

「孩子惹出這種事,我們一方面氣他幹嘛那麼幼稚,一方面也很氣老師,難道不可以給孩子機會嗎?但,事情既然發生,我們只好看看該怎樣解決,學校要求阿華必須做諮商輔導!」爸爸道出了他們的無奈。
阿華若有所思坐在一旁。
「阿華,你內心一定很挫折,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是嗎?」
約談、調查、指控、調侃、嘲諷,沒有一日是平靜的,阿華的內心也很不平靜。
阿華點點頭:「我現在走到哪,都覺得別人對我投以異樣眼光!」
媽媽很心疼:「阿華好像被未審先判。他很調皮沒錯,但他沒有惡意。
出事後,他悶悶不樂,也不太想去上學。」

釐清心結 問他最最在意誰

阿華的確看起來很鬱悶,我想進一步釐清阿華的心結:「阿華,你最在意的是誰的眼光?」
「就是那些同學啊,還有老師、學校裡所有的人!」
阿華的外顯行為是喜歡嘻鬧、活力十足,然內心卻又十分敏感、纖細。
因此,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評價,阿華非常在意。
「我們有考慮轉學,阿華卻說他不想離開現在的同學,他的好麻吉都在這學校!」
媽媽也接著說:「也許不轉學,但會轉班……。」
無論轉學轉班,阿華須要面對的是,在犯下這「錯誤」後,自己對自己、他人對自己的評價。

撕下標籤 他學會修正想法

「阿華,同學叫你『色歪』,被貼上這樣的標籤,你怎麼想?」無論別人貼了怎樣的標籤,自己必須先把標籤撕下。
「我……我不是色歪、變態,我當時只想送女生勁爆但實用的小禮物,而且要有創意一點的,就是這樣!」
「再來一次呢,你會送嗎?」
「不……不會!」阿華猶豫了一下:「我不會送班上的女生,因為我們的導師太古板了。」
「你會選擇場合,考量當事人的接受程度,是嗎?」我再次確認阿華的想法。阿華點點頭。
我從口袋拿出一張黃底紅字的小卡:「阿華恭喜你,你得到一張『犯錯卡』!」
阿華很驚訝也很好奇:「這是什麼玩意啊?」
「憑這張犯錯卡可以兌換獎品喔,因為你從這件事中學了很多,也修正了原來的作法,變得更成熟了!」
阿華躍躍欲試:「老師,這個梗我喜歡,我只看過『獎卡』,沒看過這種『犯錯卡』。」
「爸爸媽媽,你們想對阿華說什麼嗎?」我會這麼問,是因為阿華的自我評價也很仰賴爸媽對他的看法。
媽媽看著阿華:「你很有創意,好好發揮你的創意,媽媽會支持你,也希望你以後做事要三思,不要讓我們擔心了。」
爸爸始終比較嚴肅,但也說了他想對阿華說的話:「兒子加油!面對別人給你貼的標籤,最好的處理是:坦然,清者自清!」

理大光頭 看看同學怎對他

阿華用力點頭:「我最怕同學當我變態,不理我了,我可不可以做個實驗,看同學是不是都對我敬而遠之?」
聽阿華這樣說,大家都瞪大眼:「怎樣的實驗?」
阿華清了下喉嚨:「我想……理……大光頭!如果同學還會靠近我問我原因,這表示他們還是很關心我、在乎我,對吧?」
我忍不住大笑了:「阿華,這一次你先跟我們討論你的點子,再去做,我們也會認真地想一想,為你把關!」
爸爸笑說:「理光頭挺不錯的,表示我的兒子大徹大悟了!」
笑聲中,我見阿華恢復活力、元氣,他也變得更成熟了。

創作者介紹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