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png  

進入六個大男孩的團體中,我倚靠在門邊,看著他們有的在木質地板上翻滾,動作迅速將對方腳抓住,接著一方身體疊上另一方,下方的人則用力掙脫逃開;有的興奮地旁觀著,正等待著機會加入;這就是男孩的遊戲。
這是大男孩的團體,他們加入這團體期待著能交到朋友,能有人和他們互動,能在這短短的90分鐘盡情地放鬆!

難童照片 這堂課悲傷故事

我是這團體的主帶老師,當他們正盡興地和大夥隨心所欲地互動時,我拿著近來一張我認為震撼全世界的照片說:「這就是那張「來不及長大的落難天使伏屍海灘」的放大版照片。
照片中小男孩俯臥沙灘,海浪不停打在他身上,救援人員抱起他時,小男孩早沒了呼吸。
這名小男童是3歲的亞藍(Aylan),來自敘利亞,和父母及5歲的哥哥加利普(Galip)一起乘船逃往希臘科斯島,他們被稱作為難民。
但出海後不久,所乘坐的小船就在海中翻覆,造成12人死亡,包括亞藍和哥哥、母親都葬身大海,只有父親一人活了下來。
大約15分鐘後,我請他們圍坐靠向我,刻意將這張照片掩蓋起來,不讓他們看見,製造一些神秘感,也許可引發他們好奇吧。

沒有震懾 他們靜了五秒鐘

果然他們很快注意到了被我用手遮掩住的照片,有人開始說:「這是什麼,我要看!」
說完就衝動地伸出手來想從我手上搶去,我也快手握緊了那張照片,照片仍留在我手上。
無法讓他們等待太久的同時,我把照片攤開來「來,看一下這張照片,大家有看過嗎?」我邊說邊順時鐘的巡視大家的反應。
他們的反應和我預期的有些差距,我預期他們會安靜下來,目光會盯住在照片上,臉上會有被震懾住的表情,接著會有很多的疑問提出;
然而,他們停頓的時間不到5秒,接著從一個大男孩,阿哲,開始爆發嘻哈的笑聲,一個傳一個,目光早從照片移走。
「你們看到什麼?想一想這照片的主題是什麼?」我把焦點再抓回來。

戲謔逗笑 我看不到悲憫心

他們嘻嘻哈哈地笑著說,每說出一個大家就相視而笑,似乎是在競爭誰說得最逗笑。
「擁抱大自然!」
「溺水的小孩!」
「樂極生悲!」……等。
若是他們不清楚這張照片的故事背景該會發問吧?
但竟也沒有一個人發出疑問,反而是輕浮的語氣、戲謔式地形容這張照片。
我倒吸了一口氣,感受到了一股熱氣在體內散發開來;
也許好幾年前的我,就這種情形可能會立即作出強烈的反應,然後再發表一篇正義凜然的言詞,好讓這些孩子得到羞愧的教訓。
但,這一次,倒吸了一口氣之後,我以平靜的口氣問:「你們想聽聽這故事的背景是什麼嗎?」
他們沒有熱烈式的回應,但也沒有反對的聲音,我就繼續說了:「每一天,你們需要擔心會被炸彈轟炸?
或你的家人、你身邊的朋友,突然被炸彈轟炸而身亡……,國家在戰亂中,人民沒有工作,連糧食都沒有……。」
我不評價他們的反應,但用問句和敘說句引導他們進入戰爭和成為難民的想像實況中。

故事尾聲 男孩大喊不公平

在敘說故事背景時,他們進入了專注聆聽的模式,然,故事尚未說完,阿哲站起來說:「就是因為『不公平』才有戰爭!」
我並沒有因為阿哲打斷我的談話而責怪他,反而很肯定他的想法:「你在想戰爭背後的原因是因為『不公平』,很棒!
你可以再多說為什麼你會認為是『不公平』造成的。」
「不公平、不公平,就是因為不公平!」
說完就帶著大家開啟另一個玩笑的話題,手舞足蹈的令大家將眼光轉向他,大黟就跟著他一搭一唱了起來,針對照片的談話就因此打住了。
「不公平」的聲音仍然留在我的大腦裡……。

封存霸凌 他們與世界對立

除了阿哲,其他五位在團體的夥伴擁有太多受創的回憶,被霸凌、被責罰、被孤立、被冷漠對待,因此他們早已習慣封閉自己,和世界保持距離、甚至有些對立;
然而在他們心中仍然渴望被看見、被重視,更小的渴望是:有人和他們互動。
因此在這團體中,他們彼此試探著彼此的關係、測試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心理地位,而方式是:嬉鬧。
真實的回應先擱在內心的最深處,等時候到了,再將之揭露出來。

打破冰牆 以熱情改變世界

「 這 張 照 片 叫 做 『 漠 不 關心』。」阿哲注視著那張照片,
他說:「如果不是他死了,照片被公開,會有人理他們嗎?」
「是!看到這照片以前,我的確從沒認真想像過,這些難民過得是什麼樣苦不堪言的生活!」
我同意阿哲所說,的確如此。
嬉鬧的他們,不是因為他們缺乏惻隱之心!
我很慶幸自己沒有在第一時間,用自以為他們無知無情的態度來回應他們,他們更需要的是被理解!
當我因這照片被震撼,真苦於思考我能為難民做些什麼時,阿哲告訴了我,我身邊還有許多人,他們同樣被冷漠以對,被不公平對待,我需要更多的熱情,來退散這些冷漠!

創作者介紹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