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png  

「我覺得自己像在坑洞的泥沼中,掙扎著往上爬,似乎看到了微弱的光,可是──已經後繼無力,好想──放棄!」
小靖低頭訴訟著她現階段的心境。
我回憶起兩年前小靖在學業成就方面總是一帆風順,高中就讀人人羨煞的明星學校;
然而在高二那年遭受了人際之間嚴重的心理創傷,自此無法出門和上學。
就在這低潮時期,我認識了小靖。

藍色憂鬱的他 只能宅在網路

在這兩年當中,她從極度的憂鬱恐慌期、自我封閉、自我傷害,到漸漸地小靖選擇以簡單的線上遊戲當作紓解心情的方式,爾後在家人陪伴下,她可以出門散步蹓狗,甚至後來是跑步運動──漸漸地,小靖恢復和過去朋友、親人的往來和聯繫。
在這段期間,起初家人是無條件的接受和陪伴,但眼見小靖逐漸恢復心理的能力,爸媽則急於催促小靖「回到正軌」;
面對爸媽的焦慮期待,小靖又陷入了自我否定的狀態:「我的同學們都已經上大學了,但我還在原地不動,真的好悲哀!」
看著正處於沮喪難過的小靖,聽著她在述說她的失敗、悲痛,這是她真實的感受,我知道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再次激發她的動力,但這段時間以來,她的努力和成果也是實際可見的。

蹓狗聊聊心事 把悲傷變不見

「小靖,這幾天你有帶『布布』出去蹓蹓嗎?」
除了談悲傷的心情,也可以談談生活中的瑣事吧,瑣事其實和心情一樣重要,它表示人的行動,行動背後是有動能的。
「每天早上、傍晚我都會帶他去公園,他很需要到屋外去走走,去見見他的狗朋友。」小靖很負責任的扮演好狗主人的角色。
「運動呢?」我問。
「每天晚上我會像之前一樣去跑步,跑個十圈,再回去洗個熱水澡,近來我十二點以前就寢,早上七、八點就能醒來。」
小靖平靜的告知我她最近的生活作息,在她的描述中這些都是不起眼的事,但是我要告訴小靖的,這樣的生活作息改變是不容易,而且是有價值的。
「小靖,你還沒休學以前常常熬夜,休學後曾經是日夜顛倒,這樣早睡早起的生活,在以前是做不到的,你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作息嗎?」
小靖點點頭,閃過微微的笑容後,又是眉頭深鎖,再次批判否定自己:「除了這些事,我還是沒辦法看書,沒辦法去上學,我簡直像一個廢物!」
「等等,先不急著罵自己!要罵也要罵得有道理!」我阻止了小靖對自己的怒罵,我接著再問
小靖一個假設性的問題:「現在的生活和兩年前完全不同,現在的你有時間運動,過敏的體質也
改善很多了,這不也是一個收穫嗎?如果你沒有休學,你可以想想,你會有現在這樣健康的生活和作息嗎?」

一點一滴改變 別急著罵自己

小靖看著我她搖頭:「或許我還在擔心會不會氣喘,還在使用類固醇,我也不會想到要調整我的生活作息。」
「請勿小看你這一點一滴的改變,況且你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才得到的,它的重要性不小於一張學校的文憑吧?」
我並沒有用很多的理論來說服小靖要肯定自己,這一切是根據她真實的經歷和經驗,小靖點點頭。
「但是──如果──兩年前的事沒有發生,我是不是會過得比現在更幸福?」小靖疑惑地發問,但語氣平和許多。
雖然親身經歷自己從高峰掉落低谷,再從低谷努力的往上爬,但仍然遺憾自己當初為何不繼續維持在高峰的狀態,甚至登上更高峰。
「也許會,也許不會,因為我們沒有經歷過這一段,無從比較判斷。」我是這樣回答,這問題,沒有答案。

生命像玩遊戲 歸零後再重來

「這好像玩遊戲啊,原來的角色,一直練功因此累積好多經驗值,等級也很高,但全部砍掉重來後,都歸零了,而且重選角色時,還選了一個和我當初完全不同的角色。」
小靖用了這樣的譬喻來比擬她的經歷,還滿貼切的。
「小靖,你並不是廢物,因為你這一兩年是有所成的,你也沒有原地不動,因為你只是換了一個角色,這新的角色,你練得不錯,你要繼續練下去。」
小靖展露出微笑,表示她會繼續努力下去。
「我還有一件事沒做,就是要去跟你爸爸媽媽談一談,他們仍欠缺一些眼光,還沒看到一些很有價值的東西。」
這是我下回要對小靖爸爸媽媽做的事,開啟他們的眼光,讓他們看見寶貝女兒身上所擁有的能力。

創作者介紹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