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PNG  

就讀國一的小同,我認識他已兩年了。當
他情緒穩定時是個貼心的大男孩,一聽到別人的咳嗽聲,他會立刻詢問需不需要幫對方倒一杯溫開水?
然而,當情緒的火山爆發時,除了謾罵,小同也會逃離人群,拒人於千里之外。
我總會在此時靜靜陪伴他一段時間,待他氣消後,再一起整理剛剛的情緒。
一旦說出了生氣的原因,他就能漸漸釋懷。
然而,若無從理解他生氣的原因,他的情緒爆發就成了羅生門,永遠無法得知。

他氣呼呼:走開啦!很煩欸!

這天是小同的諮商時間,他掛著一張臭臉走進諮商室,蹲坐在角落。
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輕聲的問了一句:「嗯,怎麼了?一定有發生什麼事。」
小同卻沒有任何回應。
我再走前去,靠近他,學他蹲坐在身旁繼續問:「我看你氣呼呼的樣子,要不要告訴剛剛我發生什麼事了?」
「走開啦!很煩欸!」小同揮手不耐煩的說。
已與小同相處了好長一段時間,看著眼前的他再次因情緒而落入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狀態,我決定攤開我們的關係,並且期待將關係中的「雜質」除掉。
輕拍了一下他的手臂,我說:「小同,你忘啦?我是來幫助你的,有什麼事說出來,我們一起來想辦法。」
「不用了!我要走了!」小同隨即站了起來,打開門跑了出去。

轉身跑掉 是否又被情緒淹沒

我在後頭喊著:「小同,回來!」他卻不予理會,一下子就消失在我的視線。
一方面擔憂他的安危,我一方面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換上外出鞋,往小同消失的方向找去,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他慢慢走路的身影。
同一時間小同也意識到我的出現,他再度加快腳步往前狂奔。
我又一次找不到他。
我擔憂著小同可能被情緒所淹沒……,才會不顧一切的隔離人群、發洩情緒;
又或者,在被情緒淹沒的同時,他仍希望感受到有人在關心他、擔憂他……。

「我躲貓貓~」 他跑回諮商室

四處見不著他的人影,我只好返回諮商所。
一打開門卻看見小同就站在裡頭,臉上掛著促狹的神,和剛剛陰鬱的表情截然不同;
他搖頭晃腦、揮動著肢體,湊到我面前說:「幹嘛?!我出去散步……玩躲貓貓!」
我靜靜看著他,小同問:「嗯,你幹嘛?」
我只說:「進來吧。」小同跟著我再次進到諮商室。
我倆不發一語,我安靜坐著,小同則不斷扭動著身體,沉默了會兒,我開口問:
「你覺得,我現在心情是什麼?」
小同很快回答:「是生氣嗎?」
「嗯……什麼事令我生氣?」我再問他。

「我不重要~世界沒我沒差」

小同聳聳肩,我給他兩個選項:「一是我到處找你找不到,把我給累壞了。
二是我很難過,因為我是如此重視你的感受、更重視你這個人,但你好像並不相信。」
「是第二吧!」小同回答。
「你確定?」我故意質疑。
「對呀!」小同回應我。
「小同,你看著我。」我要求小同看我。
我看著他的雙眼,嚴肅地開口:「我再次慎重的告訴你:你是一個很重要的人!」
小同把視線移開:「不,我不重要!這世界沒有我,沒差!」他用低落的口吻說。
「你再說一次。」我說。
「沒有我,沒差啦!」他比先前小聲一點說。
「告訴我原因,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我問小同。
「我從小就被罵,被我姊罵。我媽死得早,我爸又不怎麼理我。姑姑、奶奶,很照顧我,但只會叫我要怎樣要怎樣,我沒聽他們的,他們就向我爸告狀。
我爸不高興他們叨叨唸,就轉向對我生氣。」

媽過世後 他發脾氣才受注意

小同和媽媽關係十分親密,但他就讀幼稚園時媽媽就過世了;爸爸陷入失落憂鬱的情緒,一方面為了工作,則將小同和姊姊托給奶奶照顧。
姊姊年齡和小同差距大,姊代母職,對小同很嚴苛。
小同在長輩的環繞中,經常没了自己的聲音,只能順從;唯一被注意到需求的時刻,就是當他發脾氣。

收回測試法 不要再跑給我追

「小同,我了解你身邊的大人是如何對你。也許他們是愛你,只是他們表達不出來他們的愛。
但是,小同,你覺得我是可以聽你說話,關心你情緒的人嗎?」我問。
小同點點頭。
「謝謝你相信我關心你,並認為你是重要的。所以,請你收回你對我的測試方式,不要再跑給我追,有話就直說,好嗎?」
我要求和小同打勾勾,小同靦腆的笑了。
小同要丟掉他慣用的測試法,就是他要相信他人對他的關心,尤其是家人。
因此,再來,我的工作就是邀請爸爸、奶奶、姑姑,全家到齊,以某種儀式,向小同表示:你‧很‧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