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PNG

 

今天來的是一位中年媽媽,多年前我曾經陪伴她的兒子皓皓;當時處理的是他在學校適應的問題,如今皓皓已是國三生了。
「好久不見皓皓,他現在在學校過得如何?」問候媽媽和皓皓。
「現在他可是風雲人物,是籃球校隊代表,演講比賽也得名。」
媽媽道出風光事時,臉仍有愁容。
「我今天想問一事,我該怎麼幫他,這事我已說破嘴了,可是我感覺已有些『失控』了。」
媽媽欲言又止,好像很難啟口。

兒交女朋友 媽擔憂失控

「皓皓媽媽,你要不要多說一些『失控』,指的是什麼事啊?」
看來媽媽被焦慮不安的心情給淹沒了,需要堅定的態度引導她。
媽媽吐露了令她不安的事:「皓皓國二下開始交了個女朋友,他答應我,不會因交女朋友而荒廢學業。皓皓成績比她好,他說會教她功課,兩人約讀書之類的。」
媽媽停頓了一會,我接話說:「這聽起來很棒啊,兩人一起讀書,是什麼情況讓媽媽擔心呢?」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在讀書,但他們的行為讓我很擔心了,我說的『失控』是指這個。」
媽媽嘆口氣,接著說:「皓皓以前六點到家,現在是七點多,這段時間打電話給他,不是關機、就是說一堆聽起來很不合理的理由,
前幾天鄰居問我知不知道皓皓交女朋友了,因為他們兩個在公園約會,被鄰居看見有親密的行為……這就是『失控』了啊!」
「媽媽,妳有把妳的擔心跟皓皓討論嗎?」我想引導媽媽從關注孩子的行為,轉為親子互動溝通。
「我說破嘴,從一開始我就耳提面命,叫他不能有逾矩行為,也跟他說,要好好保護女生之類的。
可是,沮喪的是:我說的每一句,他都沒聽進去!」媽媽有些激動。
「我有天忍不住打電話給他的導師,跟老師說這事之前,導師並未發現他們有什麼異樣。
後來老師告訴我,皓皓交往的這位女生,活潑好玩,曾和別的男生交往過,比起皓皓,她是情場老手。
難怪我說什麼都抵不過這女生的誘惑!」

想找女生談 但怕難收拾

媽媽口氣更激動地說:「我幾次想拿起電話打給那女生,但想到不知後果會怎麼樣、會不會更無法收拾,就暫時打消這念頭!可是接下來我就不知該怎麼辦了!」
「我可了解媽媽的心情,想到他們的交往,就讓你忐忑不安,但是你的理性把你hold住了。
因為你知道『控制法』可能會帶來破壞,而不是帶來好的建設!」沮喪無力的媽媽,需要這樣的肯定和鼓勵。
「我知道要是打了這通電話,不管我說了什麼,皓皓對我會更加防備。」

先給予支持 再助踩剎車

然而,放棄「控制法」,其他方式又無影響力時,媽媽就更沮喪了。
因此,要協助媽媽重獲與孩子間的信任關係。
「媽媽,我必須再次肯定妳,因為妳看重跟孩子的關係,你不希望孩子對你是防備的,對嗎?」
媽媽點點頭:「是啊!我希望孩子能跟我無話不談。」
「兒子交女友這事,妳多半是想替他踩剎車,但他用力的加油門。身為駕駛教練,你就不能做這樣的事,否則車子會一直空轉。」
媽媽專注地聽,也不時點頭。
「他是新手駕駛,需要妳肯定他學開車的動機,讓他漸接受妳是他的駕駛教練,他才會把疑惑、問題,提出來和妳分享討論。」
「具體說,我現在該怎麼做?他晚歸時,我要怎麼辦?他和女生有過度親密的行為,我可以管嗎?」
媽媽迫不急待地拋出眼前問題。
「媽媽,你曾告訴他,妳支持他交女朋友嗎?」
「沒有!當初是他告訴我不會影響課業,我才答應讓他交往。」
「這樣聽來並非由衷的支持,而是有條件的交換。請媽媽再想想,這年齡的孩子始對異性好奇,甚至交友,是否是正常的發展?」
「但要單純交往,不要搞到需大人收拾殘局,或自己身心受創。」媽媽心思仍放在「問題」上。
所以再引導她轉向「方法」上:「沒錯,他們有認識異性的動機,但不代表他們知道該怎麼互動、交往,他們也需要大人給予適切指導,充當他們的感情顧問。」
媽媽沒插話,我繼續說:「前面的戲NG需要重來。不過新的戲是要講求內心戲的:媽媽要發自內心真誠,希望他們好好學習兩性功課,這樣才能對他們受惠無窮。」
「我要告訴他們,我支持他們,我可以當他們的感情顧問,這樣嗎?至於那些說到嘴巴破的事,就不要再說了。」媽媽似抓到核心。
「是的,這是核心價值。他如晚歸,你表達心情並提出重談回家時間;讓他知道妳了解這是約會時間,只要合理,你樂見其成。」
「我明白,這樣做是讓他感到實際的行動支持,對吧?」
「嗯,無條件支持可獲更大的溝通空間,不也是妳期待的嗎?」
「但……會不會因空間大,他提出令我招架不住的要求?到時我該怎麼辦?」媽媽提出這可能性。
「一定會,因為他是新手駕駛啊。第一,妳仍然要肯定他對妳的信任,第二提出妳的想法,第三如果他不太認同妳所說的,就陪伴他一起來探索這答案吧!」
「新手駕駛,要多多包涵!」皓皓媽媽的領悟又更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