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PNG  

阿榮坐在諮商室、拿著鋼彈邊玩邊講,看來漫不經心的說:「我周末不是補習,就是要複習功課、寫一堆測驗卷,是我爸要我寫的!」
我重複阿榮最後一句話說:「你爸要你寫的哦?」
「是啊,不寫會被罵,就寫啊!」阿榮答得甘脆,事實是這樣嗎?

寫功課要人催 全家戰火不停

「因怕被罵才寫,這樣不就寫得很不開心?」
我這樣問是因是從阿榮爸媽那裡得知,阿榮寫功課或複習功課時,家中常掀起大戰!
「沒差啦,不寫大家都不開心,寫也是為自己好!」話這麼說,但阿榮情緒比這更矛盾複雜的情緒。
阿榮似想隱藏負情緒。我順勢說:「不然這樣,多寫確有好處,你要不要把鋼彈放下,把作業拿出來寫、順便訂正考卷,你從補習班下課就來我這,一定有功課未寫。」
阿榮馬上激動起來:「不要!現在不是寫功課時間,別逼我寫!」
我和阿榮已有深層信任關係,故意不退讓:「多寫有好處啊,或者今天背熟20個英文單字也不錯?」
「我說不要就不要,為什麼要逼我!你和爸媽一夥的,都逼我!」
阿榮大哭,強烈情緒的背後表示過去有不愉快或是傷害性的經驗。

只想避免衝突 他拒面對問題

「阿榮,你哭得好難過,我得思考,你那種被逼的心情是什麼?寫功課是被逼的,一定不好受!」
我乘勢替阿榮說出真正心情。
阿榮情緒平靜些了:「我把功課寫完、也複習了,他們就不會多說什麼,也不會為我的事吵架了。」
阿榮還是跳過面對和處理此事。
「阿榮,有比完成功課和成績更重要的事,否則你不會坐在這裡,也不是教你學科的老師,我是關心你內心和情緒的老師。」
阿榮了解我的話,沒有反駁但保持沈默。
我徵求阿榮同意,請父母進來。

爸嚴厲媽寬鬆 管教好難同調

「阿榮爸媽,寫功課、複習功課這事,是不是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的,我指的是事,不是人。」
我刻意讓「問題」和「人」分開,避免三人陷入互相指責的惡性循環中。
媽媽先開口:「嗯,再鬧下去,遲早有天鄰居會找警察來我們家吧!鄰居可能會以為家暴。」
媽媽說完,爸爸點頭附和。
「今天就是要大家一起來想辦法,不能讓它持續不斷干擾你們家。」
我在幫助他們拉開距離,看清楚這事對自己、和對彼此的影響。
媽媽繼續說:「莫老師你說的沒錯,阿榮和爸爸為了功課的事,每天吵到屋頂都快掀了。我想阻止,可是先生的情緒更大。
他覺得阿榮不是不行,只是在用敷衍的態度,他想要糾正的是他這一點。
我說不然就由我來管,避免父子倆繼續衝突,他說我的方式太鬆了,婦人之仁會讓孩子找到逃避的方式,會更加耍賴。
因為他都在孩子面前這樣說,並批評我的作法,影響到我對孩子的管教。
我的話,阿榮是不會放在耳裡的。」
聽起來媽媽在家是弱勢,但難得有機會表達意見。
媽媽一說完,換爸爸上場:「我跟太太標準不一樣,是因我發現阿榮在我們兩個之間找漏洞。
我管得緊,他就會去媽媽那裡找依靠,媽媽會說:『他已經累了,就讓他休息』之類的話。」
爸爸說到令他無力的事,憤怒的情緒隨之上升。

內心糾結打架 1家分裂成3國

「爸爸媽媽,你們已意識到你們之間的差異。阿榮呢,你內心是不是有兩套系統,好像選了這一套,就不能容納另一套?」
我清楚爸媽之間的差異和溝通不良是長期的事,需要更多時間面對;透過了解阿榮內心的困境,或可協助爸媽。
「嗯……我不知道。」阿榮分不清內心的狀況。
「阿榮,你想認真的時候,是不是在想,我這樣認真是因為我爸,當你這樣想時,還會認真嗎?」
「有時會,有時不會。」阿榮的回答很明確。
「想到是為別人而認真時,反而會抗拒,對吧?你內心很矛盾,想認真又不想……。」
我剖析阿榮的內心,目的是讓阿榮更了解是如何的意念轉折造成他內心的影響。
我繼續說:「當你轉換到不想認真的模式時,其實內心有罪惡感。
怎麼辦呢?可能你會用耍賴方式,來打一場烏賊戰!媽媽這支軍隊是你暫時的聯盟軍,是這樣嗎?」
「嘿嘿,對吧!」阿榮回答完,換媽媽說:「阿榮好像永遠有打不完的戰,敵軍也不同,一下爸爸,一下媽媽。
有時候,還利用我去對抗爸爸;有時又靠向爸爸,來取笑我這支你們認為的老弱殘兵。」
「這場戰爭最後是一個家庭,漸漸分成三國。」爸爸也貼切譬喻。

陪兒認識自己 解除自我武裝

「今天我們只讓大家很清楚的看見,我們的敵人在哪裡?他用了什麼樣的戰略?而我們的戰略是什麼?有效沒效?」我這樣說。
「莫老師這樣說,是不是要告訴我們,我們的敵人是自己吧!」爸爸一針見血說到重點,媽媽聽了也咧嘴而笑。
「爸爸說得沒錯!阿榮不認識自己,也不了解自己之前,就忙著應戰,當然打出來的是混戰啊!至於爸爸媽媽,你們也要找機會好好去了解,自己何故加入了這場戰局?
接下來的諮商,我們要多聽阿榮自己想要的,而且如何成為他的支持者,這樣好嗎?」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結束前,阿榮這麼說!
「說得好!Give me five 吧! 」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