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PNG  

小振媽媽聲音激動的說:「妹妹連續發現她的絲襪、化妝品、衣服,都陸續不見了……,後來,她看到哥哥的臉書照片中,怎麼有哥哥穿女裝的自拍照片……。
天啊!為什麼我兒子有這樣的怪癖?」滿肚子不解的一對父母,心情亦是搔首踟躕。
「我和爸爸打死都不能接受他這個樣子!」小振的變裝,等於在這家中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小振第一次和我單獨見面,我打量了他的外表,無論身高、體格都是十足的男性。他並不忌諱地告訴我:「我正在瘦身
,所以晚餐不吃或只吃一些蔬菜水果。我希望臉蛋變小一點。」

我想當女孩 女裝扮相PO網

面對小振的直接,我的回應是:「嗯,大部分女生喜歡瘦一點,你也希望自己是女生嗎?」小振說:「是啊,我在臉書上的帳號是女生名字,大頭貼也是
放我的女裝照。」對於小振想要成為女生,背後的心理動力我仍沒有很清楚,所以無論問話或回應我是謹慎的。「所以,你的臉書朋友都知道你想成為女生?他們的反應是什麼?」我問小振。
「我臉書的朋友都是網友啊!他們建議我頭髮該怎麼弄,衣服該怎麼穿才更好看!你聽過『偽娘』嗎?在日本超流行的,我好希望自己能生在日本。」
小振這樣的回應似乎是表示「他得到網友的支持及鼓勵」,同時,這是一種流行的「次文化」。

爸媽難接受 要求來諮商

「是啊,這在台灣不普遍,你爸媽有表示什麼意見嗎?」即使是反對的聲音,仍要正視衝突的立場,才能深入處理這些局面。
小振立即露出不悅的表情:「哼,他們怎麼會支持啊?所以要我來找你談談,他們認為我是變態、我是有病的。」
「嗯嗯,說到『偽娘』,據我了解就像cosplay,想要cos不同的角色,是因喜歡認同該角色。大家志同道合的湊在一起裝扮,像化妝舞會一樣。」
在「疾病」與「正常」間的對話是幫助小鎮更有能力的覺察自己。
「對嘛!他們是活在現代社會的老古板,連cosplay都要反對!我許多朋友都去玩過了,我卻被限制不能去。」

討厭同性…原來曾被霸凌

「話說回來,cosplay活動本質上是一種健康的活動,有很多動漫的角色可以選,是什麼原因,你選擇女生的角色?」
小振立即說:「我討厭男生,只會講黃色笑話、講髒話、看A片,還會霸凌別人。」男性角色在小振心中有負面的刻板印象。
「你的意思是,過去你所遇見的男生都是這樣糟糕的?而且你曾被男生霸凌過?」小振的過去經驗,對現在的性別角色認同是一個重要的線索。
原來上小學的第一天,小振被嘲笑;「難道男生不能帶半點粉紅色的東西嗎?那天我帶了媽媽準備的鉛筆盒去學校,有粉紅色小花,就被同學笑得半死,他們還取綽號叫我『小可愛』。
有一天我忍不住情緒打了某個男同學;但他剛好是學校主任的孩子……。」

霸凌的創傷 認同受混淆

小振和男同學相處不來的經驗繼續延續到國中:「上了國中,他們開始在我上廁所時,圍觀來偷看我、遞衛生綿給我。這些種種,只要我一反擊,全部錯都在我身上。」
被霸凌的經驗,讓小振除了對男生感到憤怒、不信任外,也開始產生性別認同的障礙。同時身旁的大人並未挺身而出,他也漸漸與大人疏離關係。
唯一令他感到被支持及溫暖的,是班上有些女同學伸出援手。漸漸地,小振喪失了對自己的信心,同時憤恨自己為何不是女生;要是他是女生,也許可以免除那些傷害,也能更自在地與女生當朋友。
如何解開小振因創傷產生的自我否定和混淆,便是接下來諮商的重點了。

結交更多朋友 重建友誼經驗

諮商了一段時間後,有天小振告訴我:「我滿喜歡看有關戰爭的電影,過去發生過的一戰、二戰、還有中國史上的戰爭,我都有在研究,尤其是槍和武器……」
小振這麼一說,開啟了我另一種諮商策略的介入。
「小振,你想不想認識新朋友?我想介紹一個朋友給你,他喜歡玩槍,例如生存遊戲等,他都很有興趣,而且個性彬彬有禮,懂得尊重別人。
未來我們還可以組槍隊,喜歡玩槍的人一定也不少。」
小振聽了,眼神發亮,顯然就是很有興趣想結交這樣的朋友。
小振需要被醫治過去的創傷,也需要一群朋友,重新獲得良好友誼的經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grace 的頭像
mygrace

心理師來開講

my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